迷離時間

凌晨三點十分,萬籟俱寂,然,——唐家別墅卻燈火通明。

“務必每個房間都搜過去,一定給我找到她!”

低沉富有磁性的話語響起,讓錢米吐血三升。

早知道,就不沖動的來唐家偷那勞什子寶貝了!

結果自己的實力沒證明到,反倒成了甕中之鱉。

可,千金難買早知道,現在再后悔也無用。

聽著門外嘈雜的腳步聲,趴在床底下的錢米又往里縮了縮,生怕一不小心被發現揪出來。

可,越是怕什么,偏偏老天爺就是喜歡跟她開玩笑,來什么!

‘咔噠’一聲響起,她所在的房間門被打了開來。

伴隨著沉穩的腳步聲,只聽見‘啪嗒’一聲,燈光亮起,一室明輝。

錢米的視線瞬間清晰無比。

一雙澄亮的黑色皮鞋,以及筆直利落的褲腳也映入了她的眼簾。

她提起精神,屏住呼吸,雙眼一眨也不眨的盯著對方的褲腳,心中期待的想著:“千萬別發現,千萬別發現!”

等了許久,她的心都快提到嗓子上了,卻依舊不見床外的男人有所動作。

“不會是被發現了吧!”她在心中吭罵一聲,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小型防身器。

如果真被發現了,就只能放手一搏,跟對方來個魚死網破。

房間里的時鐘一秒一秒的轉動著,在寂靜的房間里顯得尤為刺耳。

仿佛等待了一個世紀那么久,在自己終于按耐不住想要出手的時候,眼前的雙腳卻轉了個方向離開了!

“呼……”她輕吐一口氣,提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但還沒高興幾秒,“嘩啦啦……”的水流聲從浴室中傳出,讓她再一次將心提了起來!

“原來,他是去洗澡,那應該是這個房間的主人?!?/p>

錢米默默的想著。

下一秒,那雙眸子蹭的亮起,隨即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一雙烏黑的眼球賊賊的轉動著。

“洗澡,那不正是她逃跑的好機會嗎?”

她得意笑著,而后小心翼翼的從床底下爬了出來,跌著小腳、弓著身子,做賊一般的姿勢,一步一步的挪向陽臺。

當然,她本來就是賊!

剛到陽臺,就以最快的速度從包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原型裝置,將它按在墻上。

一切準備妥當后,錢米抿著唇得意的笑了笑,抬腳剛爬上陽臺……

剛才那個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這只狡猾的小老鼠,終于按耐不住從床底下鉆出來了?”

聞言,某女如遭電擊一般,僵在原地。

不過很快,她就反應過來,迅速從包中,拿出一瓶黑色液體噴灑在自己的臉上,啟動裝置,就欲往下跳!

然而惡魔般的聲音又再一次響起:“如果不想摔成肉醬的話,我勸你還是乖乖下來?!?/p>

就這一聲,錢米生生的收住了所有動作。

雖然這是二樓,但也有三米五的高度啊,摔下去也沒他說的那么嚴重,可斷只腳什么的,那是必然的!

頂著一張黑漆漆的臉,錢米僵硬的回頭,望著前方倚靠在門邊的男人。

只見對方白而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的把玩著一個黑色圓形裝置,英俊的臉龐掛著一副大勢在握的笑容。

而那裝置,儼然就是剛才自己嵌在墻上的東西。

吞了吞口水,將視線落在一旁鋪著瓷磚的墻體上,果然空無一物!

再瞧男人的裝扮,明顯不像剛洗過澡的樣子,那么唯一能解釋的就是。

剛才他是在制造假象,引自己自投羅網來著!

“太奸詐了!”錢米郁悶的在心中抓狂到。

不過唯一慶幸的是,剛才機智的防范于未來,為自己易了一個慘不忍睹的容。

這樣一來,只要她能逃出去,以后如果再相見,對方也無法認出自己。

已無路可走了,只好放棄抵抗,準備下來,她可不想蹲這里吹冷風。

結果一個不注意,腳滑了一下,重心不穩整個人就朝下栽去。

“啊……”錢米嚇得尖叫了起來,雖然跳樓是她的家常便飯,可此刻身上沒有裝備啊。

好在,千鈞一發之際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的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扯了回來。

因為慣性的作用,兩個摔在地上,她很不幸的壓在了男人的身上。

砰的一聲,錢米的下巴狠狠的撞上他的胸膛,疼的她差點飚眼淚。

捂著下巴,錢米趴在他的身上,忍著淚珠大罵著:“你的胸膛是鐵做的嗎?這么硬?!?/p>

如此近距離的相視,她才發現身下的男人長得可真不是一丁點的帥。

菱角分明的臉,宛若上帝精心雕琢一般,英俊無比,。

特別那雙眼睛,明明應該是魅惑而又慵懶的,可在他這里卻是銳利無比,生生有一種讓人不敢直視的感覺。

不過現在可不是花癡的時候!

手忙腳亂的想要從男人身上爬起來,可還沒起身,對方就簡單利落的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怎么,我救了你,連謝謝都不說一聲?”

男人俯身不急不慢靠近她,溫熱的氣息不斷的撲面而來,弄的她好不自在!

錢米微紅著臉,抬手推了推對方的胸膛!想讓他離自己遠一點!

但男人并不配合,伸出一只手擁住她的腰,低著頭慢慢的靠近,幾乎下一秒就要觸碰到她的嘴唇。

“喂喂喂……我這樣,你還下得去嘴?”錢米心中警鈴大響,瞪大著眼睛問道。

她可不要因此丟了貞操,這樣太得不償失了。

這家伙難道來者無懼嗎,就她現在這張尊容?

不用看,也知道有多丑,這是要多重口味才下得了手?

她的話雖讓男人停止了即將要親下去的動作,可對方明顯沒放過她的打算。

嘴角微勾,露出一模勾人的笑容,慵懶的目光往她身上慢慢的移動著說道。

“臉雖然黑漆漆的,但身材還不錯。唔……有Bcup?!?/p>

靠,臭不要臉的!

因為他這句話,那張小臉頓時炸成大番茄。

被對方壓在地上動彈不得,錢米本來就十分憋屈,現在還被他如此戲弄。

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

氣急敗壞之下,她也不知道那來的力氣,用力一個翻身。

“沒用的?!蹦腥順臉烈恍?,黑眸帶著揶揄的笑意:“你……”

下一秒他那漂亮的眼睛不可置信的微微瞪大,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

輕輕松松的將對方掀到一邊,錢米吹了吹手上的東西:“兵不厭詐?!?/p>

師父說過,別試圖跟一個男人比體力,那絕對是以卵擊石,只有攻擊他們身上最脆弱的部分,才能事半功倍。

看著躺在地上臉色難看的男人,她得意的將包包往身上一甩,欠扁的笑道。

“謝謝你救我一命,拜拜了您?!彼當?,轉身欲走!

卻沒發現男人的黑眸漸漸變得深邃和難以捉摸。

“月牙?!蹦腥順寥縊納艋夯憾?。

頓時,錢米背脊僵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