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仙皇之超級贗品大師

天幕垂下,巨山巍峨,一串火把由遠及近,山中孤村沸騰起來。

“回來了!爺爺,李天他們回來了!”

汶河村口,焦急等待的人群總算是放下了擔心,一位身材曼妙,穿著白狐皮的少女,仿佛一位下凡的調皮仙子,歡呼了一聲,雀躍地奔向晚歸獵人們。

“騰神庇護!”

滿臉褶皺,臉如樹皮的洪伯虔誠地對著村口一塊一人高的大石叩頭,這才起身,望向村口那些晚歸的兒郎。

“天哥,你回來了!”

“小曼,等急了吧?”

李天招呼著大壯泥鰍等人將收獲的一頭水牛般大小的野鹿抬進村子,微笑著朝著小曼點頭。

“哇,這么大一頭鹿,足夠族人幾天的肉食了!”

見到大壯等人抬著的這頭野鹿,小曼心中懸著的石頭也落地了,并且沒有出現重大的死傷。有了這樣的收獲,李天就能在族里安身立命了。

身后,洪伯拄著拐杖走來,滿意的點頭。

“年輕人,你的傷不礙事吧?”

見李天胳膊被劃破,洪伯關切的問道。

“擦破了點皮,不礙事的?!?/p>

“咦,你們的工具呢?”見眾人均是赤手而歸,洪伯皺眉。

李天聞言搖頭,一臉苦悶。

回想方才的虎口奪食,不由得心中發苦。

這蠻荒大地隨便一只動物,哪兒是什么尋常野獸,分明就是一頭頭怪獸嘛!個頭大,一身蠻力不說,連一身的皮毛都如鋼針鐵鬃一般,一般武器極難傷到他們。

一旁的村名,連說帶比地講了一番,都在感激李天。

洪伯聞言一驚:“你們去了深山?!”

見李天點頭,洪伯大急:“誰讓你們去深山的?那里可是……”

“洪伯,山林外圍的野獸因為那場山火都被嚇跑了,要是不深入,打不到獵物大家都要餓肚子”聞言,李天卻是嘆道:“就算我們這次冒險深入,也差點空手而歸?;故竊似糜齙揭煌訪突⒘允?,我們才虎口奪食……”

“你們還搶了猛虎的獵物?!”

“洪伯,全靠李天引走了猛虎,還差點受傷。我們工具太差,實力又不夠!”

獵人們神情黯然,相比起那些縱橫山林的蠻荒野獸,他們還是處于下風。

李天嘆氣,一臉憧憬道:“如果我能修煉,像那些仙人一樣就好了……”

聞言,洪伯只是嘆息一聲,帶獵人們來到那大石前,跪倒在地,雙手合十:“感謝騰神保佑!”

隨后眾人起身,伸出手放在大石上,一邊唱喏著最原始的禱告,圍繞大石轉圈,接受騰神的祝福。

這是汶河族最古老的習俗,祭祀巫神之禮。在這個蠻荒大地上像汶河族這樣的無數村落,就是一個個獨立的部落,其他也有這個習俗。

村子里今夜會很熱鬧,烤肉的篝火,最古老的舞蹈……

李天找了個借口回家緊閉院門,確認無人之后,這才將門口一塊大石頭搬進屋子,隨后在地上畫出了一柄長槍的模樣。

“在地上畫還是粗糙了一點?!?/p>

隨后,李天從懷中摸出一塊生有銅銹的六角銅鏡,古樸無比,上面綴著奇異的符文,迎著一縷初月光芒,鏡面反射強光,照在了大石上,另外一面,則是背對地上長槍的畫像。

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六角銅鏡開始劇烈的顫動,發出強烈的氤氳寶光,整個屋內都被照亮,大石倏的一聲消失不見,隨后便聽得當啷聲響,再看時,地上竟然出現一柄石質長槍,和方才李天所畫之物一模一樣!

“成了!”

李天大喜,彎腰抓起石槍,呼呼地耍了幾下,卻是嘆息著搖頭。

“手感不錯,但是品相差了點,而且外形設計也不夠精密……”

李天嘆息一聲雖然自己手持重寶,然而銅鏡煉化之物卻很難稱心如意。他猜測,這多半和自己使用的材料有關。

不過雖然是石質的長槍,卻也比之前的木質長槍好了不知多少倍若是以此物狩獵,收獲一定會更多。

之后,李天馬不停蹄,又從外面搬進來幾塊石頭,依次在地上刻畫圖形,如法炮制的制作了六把不同模樣的兵器。

將這些兵器收好之后,李天坐在地上呼呼地喘氣,六角銅鏡雖然可以隨自己的心意制作兵器,但是卻非常耗費體力和心神,一番折騰之后,李天頗感疲憊。

“如果在紙上畫出精美的兵器外形,再找來鐵礦石,就能打造出來鐵器了?!?/p>

看著打造好的弓箭長槍等物,李天有些不滿,他一直想要鍛造幾把弓弩,但是卻苦于無法尋找到合適的材料,不然,狩獵不至于如此艱難。

“如果是在現代社會,我弄一堆紙,就可以造出無數錢幣……”

李天搖頭,將銅鏡抱在懷中,沉沉的睡了過去。

就在他剛剛睡去之際,銅鏡發出一道金光,將李天籠罩起來,而后金光一閃而沒,消失不見,而銅鏡則是化作一塊六角胎記,印在了李天的胸口處。

睡夢中的李天全然不知這一切,疲憊不堪的他夢到了很多東西,廢棄的宮殿,塌陷的蒼穹,甚至還有折翼的天使,滴血的殘?!?/p>

“十次穿越,烏七八糟……”

直到被一個無頭骷髏一??誠?,李天才從睡夢中驚醒,滿頭大汗的他坐在床上不住的搖頭,回想過往的九次穿越,心中依舊惴惴不安。

從民國到明清,再到唐宋兩漢,直到先秦,每穿越一次,時間軸都會往前推進不知多少歲月,直到這次,一下子來到了傳說中像極了洪荒的年代!

李天苦笑著摸索床邊,每次穿越,陪著他的,除了自己的記憶,便是那么六角銅鏡……

“銅鏡呢?!”

李天大驚,私下搜索才發現胸口處銅鏡的印記,這讓他驚訝不已。

“尼瑪,這是罷工的節奏嗎?!”

不管李天如何呼喊,揉搓,銅鏡都沒有再出現,反而傳來一陣陣奇怪的波動,如同自己餓肚子了一樣。

“莫非,你也餓了?”

李天起身,看著剛剛升起的那輪殘月,蠻荒大地的月遠比自己熟悉的要大,據說是一顆混沌開辟時就存在的太陰星。

殘月新起,暮色當空,遠處蠻荒大山中傳來震天一般的獸吼,也不知是何等的蠻荒兇獸,再想到白日里那頭兇猛的老虎,死里逃生的恐懼感,聯想到獵戶口中那些飛天遁地的仙人,還有部落巫神的神奇力量,心中再次堅定了修煉的決心:“只有努力修煉變成強者,才能超脫生死。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不被人和猛獸殺死,也會被餓死,相比長生,如何在這個時代活下去是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天哥!”

就在李天感慨蠻荒生存不易,連活命都很艱難的時候,一個清靈的聲音響起,卻是洪伯的孫女小曼來了,敲開院門拉著李天往外走:“吃飯了!”

“這次我要吃掉一整條大腿!”

“爺爺說了,你是今天捕獵的功臣,管夠!”

李天聞言,摸摸小曼的頭,如瀑長發用一根布帶隨意地束攏起來,小丫頭的手指頭還不安分的撓著自己手心,不時發出輕笑:“大家今晚都有肉吃了,真好。辛苦天哥?!?/p>

“嘿嘿,應該的?!崩釤煨耐坊斷?。小曼身上有一種純天然的美,仿佛山中走出的女神,充滿了活力,有鐘靈毓秀之美。

他不禁憧憬著,以后的日子,如果能一邊修煉仙家功法,一邊有這小丫頭陪伴,那種日子想想都美極了。

如果是穿越之前的自己,怕是做夢都不敢想這樣的齊人之福。。

一頓狼吞虎咽吃飽之后,李天借著上廁所的機會嘗試召喚出銅鏡,結果銅鏡依然紋絲不動……

“天哥?”

聽到小曼的呼喊,李天轉身出來:“怎么了?”

“爺爺有事找你!”

“來了!”

李天狐疑,大步走進洪伯的房間。

“小曼,你出去吧,我和李天單獨說幾句話?!?/p>

“什么事情,這么神秘,居然連小曼都瞞著?”見小曼離開,李天狐疑地問道。

“自然是你最關心的事情!”

“不會是想把小曼嫁給我吧……”李天聞言心里暗道,真要是這樣,自己是該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洪伯也不管眼前這小子胡思亂想什么,伸手從床鋪下摸出一張羊皮,小心翼翼的展開,放在桌子上。

“這是什么?”

“修煉的心法!”

“???!”李天聞言大驚,一把抓過羊皮,仔細翻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