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罪不至死

“被告凌成周挪用公款以及行賄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煙兒,你快離開這里,出國去。喬云墨一直都在騙你,他早就有了別的女人,這罪名也都是他嫁禍給我的。你快走..”

...

“不要,不要!”凌煙從夢中驚醒,自從他父親凌成周入獄以來,她已經幾天都沒有好好睡過覺。

該找的人她都一個個去求過了,可是墻倒眾人推,所有人根本對她避而不見。若不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根本不會讓自己停下來。

窗外傳來雨聲和打雷的聲音,她這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一抬眼,發現床頭上不知何時坐了一個人。

“喬云墨..”她低聲叫出來人的名字,只覺得嘴中都是化不開的苦澀,穆然間回憶起父親當初的話,仍舊忍不住開口質問,“為什么?為什么要害我爸爸?”

為什么?她愛了十幾年的人,她結婚三年的丈夫要這樣對待她唯一的親人?

喬云墨聽到她的話,這才將視線從窗外移開,臉上卻是殘忍的笑意,“這都是他應得的,他做的那些齷齪事情,償命都不夠還的?!?/p>

“十三年前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況且,父親他,已經盡力贖罪了?!?/p>

十三年前,凌煙的母親去世,父親性情大變,強勢收購了一批公司,很多人失去了工作,喬云墨的父母就在其中。后來一次外出找工作的路上,雙雙卷進闖紅燈的卡車中。陵成周為了贖罪,收養了喬云墨。

“意外?”喬云墨仔細回味著這個詞語,滿眼皆是嘲諷,“那如南呢?如南被他強暴也是意外?”

“什么?”凌煙震驚,“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她回答的斬釘截鐵,那個正人君子的父親怎么會做出強暴這樣的事情,一定是哪里搞錯了!

“不可能?”喬云墨眼底的嘲諷漸漸被憤怒染得血紅,他伸手捏住凌煙的下巴,指節因用力而泛著白色?!拔儀籽奐降氖慮榛鼓苡屑儼懷??”

“不可能,不可能,”下巴傳來的疼痛讓凌煙眼底浮起陣陣漣漪,她想反駁,可是只能用這么無力的話語。

“他現在的場面還遠不是他的結局,你還是乖乖看好吧?!鼻竊頗畔率種?,轉身準備離開。

“那我呢?算什么?你用來報復他的棋子嗎?”

他們三年的婚姻呢?就是他忍辱負重用來報仇的經歷嗎?

喬云墨腳步頓了頓,卻沒有回答她。

“哦,對了?!弊叩矯趴?,喬云墨轉過身來,像是想什么似的,“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你晚飯中加了流產的藥?!?/p>

流產!

凌煙愣愣的伸手覆上還平坦的肚子,她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所以即使在這樣的時間,她還是會每頓飯都吃,可是,他剛剛說,飯中加了流產的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