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狂兵都市游

站在城市高樓樓頂,嘴里叼著廉價的香煙,余飛望著下面閃爍著刺眼紅燈的

警車,望著那一個個被塞進警車里的案犯,那張劍眉星目,菱角分明的年輕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

也不知道這是第幾個因為自己而被送進監獄的老大了。

“恭喜你,天狼,又一次漂亮地完成了任務,你不愧是我選中的最出色的臥底?!鄙硨蟮暮詘抵兇吖匆晃簧澩┚暗鬧心昕嗄兇?。

余飛沒有回頭,對這種贊譽他早麻木了,麻木得不屑一顧的程度。

“少說這些沒用的,說吧,什么事?沒事我走了?!庇嚳傻說袒?,面無表情地道。

“呃……?!敝心昃儆行┠巖云艨詰難?,但要說的還是得說:“余飛,本來說好完成這次任務后就讓你回虎狼大隊的,可現在有一件案子很重要,連上面都驚動了,上面直接點了你的將,所以……?!?/p>

“哼?!庇嚳芍皇搶浜咭簧?,剛毅的臉上沒有什么表情變化,好像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已經記不清這是他梁正武第幾次出爾反爾了。

聽到余飛的冷哼,梁正武也覺得不好意思,于是強調道:“余飛,我知道你

心里不滿,但是這次我梁正武用名譽保證,一定是最后一次?!?/p>

“你還有名譽?”余飛鄙夷冷笑。

堂堂梁正武可是國內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可誰又知道,面對眼前這個年輕人的鄙夷和不屑,他是一點脾氣都不敢有,他欠余飛的太多。

“不用再廢話,老子聽膩了,說任務吧?!庇嚳芍苯亓說鋇氐?。

他也懶得聽這老小子啰嗦了,反正啰嗦也沒屁用,縱使他心中有萬般的不爽,有著太多的怨氣,但他是一名軍人,必須服從命令。

梁正武呵呵一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不愧是虎狼隊的優秀精英?!?/p>

“有屁快放!”余飛不耐煩地大罵。

“額,就是這個……,能不能文明一點?”梁正武有些受不了這家伙的粗口。

“你讓我回虎狼特戰隊,我保證比誰都文明。你讓我去臥底做流氓,怎么文明,你想害我死??!”余飛又是一陣大罵,罵得堂堂梁大局長狗血噴頭,憋屈不已。

沒辦法,憋屈他也只有忍。

“好吧,那就說正事,這次任務不是我負責,我接到的命令是,指示你三天內離開燕京,前往江華西省云州市,去找一個叫羅孝勇的人,她會告訴你該做什么?”

“搞得這么神秘?”余飛的眉頭一擰,突然,他猛地一頓:“哎,等等,云州市?”

“對,云州市?!繃赫淶閫?,神秘一笑:“正好是你的家鄉?!?/p>

“我的家鄉?”余飛心頭一顫,表情突然嚴肅起來,整個人的氣勢也隨之一變。深邃的瞳孔里射出鋒銳的目光穿透黑暗,望向云州的方向,胸腔里仿佛有一團火在燃燒,一道動情的聲音從喉嚨里發出。

“家啊,終于可以回家了!”

……

云州市,人口過百萬的三線城市,位于華夏西部邊陲。

余飛提著一個簡單的行李包,走出云州火車站的出口。外面,正下著小雨,冷風吹來,讓人感覺到陣陣涼意。

他早就料到這邊的天氣偏冷,所以下車時穿上了一件夾克外套。

看著外面陰沉的天和飄灑的飛雨,余飛皺了皺眉,看這情況,這雨一時半會是停不了了,只能找輛出租車回去。

這樣想著,他便隨著人流,踏著濕漉漉的地面,沿著車站外面的過道,朝外面的大街走去。

走著走著,他豁然停住腳步,猛然轉身。

一聲女人的尖叫響起。

一個緊跟在后面往外走的女生被余飛突然來這么一下,毫無防備的她,根本來不及剎住腳步,于是,整個人面對面地朝余飛撞了上去。

眼看兩個人的臉就要撞在一起,余飛迅疾反應,那只空著的手朝前一擋,擋住了女生撞過來的身體。

“啊——!”

誰知,女生這聲尖叫比之剛才更加響亮刺耳。

余飛的爪子上,一團軟綿綿的感覺傳來,嚇了他一跳。

“對不起?!彼泵Φ狼?,飛快將手收回。

“流氓!”女生尖叫著,憤怒的一巴掌帶著風聲扇了過去。

余飛眉頭一皺,幾乎本能反應般,后腳跟微微向旁邊一挪,臉一偏,女生憤怒的一巴掌便扇在空氣中。

由于女生用力過猛,加上穿著高跟鞋,地上又滑,這一巴掌打空后,一個站立不穩,驚叫聲中,她的人朝著巴掌扇過去的方向摔倒下去。

“小心!”余飛急忙一抓,“嘶啦”聲中,衣服被他抓破的聲音。

他的手抓到女生的衣服領口猛地往上一拉,衣服便從領口撕開,一直朝下,露出一大片炫目的雪白和風景。

為了避免女生露出來的風光被周圍密集的人群看到,余飛迅速一把將女生摟住,跟情侶似的和女孩抱在一起,這一下,兩人近在咫尺,彼此都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女生又羞又惱,加上受到驚嚇,都要哭出來了。

“啊,放開我,流氓!”女孩一張俏臉一陣紅一陣白,大罵著想掙脫余飛的魔爪。

“如果你不想讓周圍這么多人看到你風光外露,你最好別動?!庇嚳珊瞇奶嶁訓?。

女孩瞬間醒悟,扭頭一看,周圍果然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這會都圍著他們看呢。

有幾個可惡的年輕人,看熱鬧不嫌事大,竟然還用手機在拍攝。

她只要一推開余飛,撕破衣服的地方肯定會被人看光,甚至被那些可惡的人拍成手機視頻放到網上去。

無奈的她只好羞紅著臉,忍了。

“各位,不好意思啊,這是我女朋友,在跟我鬧別扭呢?!庇嚳杉⒚揮姓踉?,很不好意思地朝周圍的人道。

“誰是你女朋友?”女孩咬著貝齒,低低的聲音喝道。

余飛不予理會,繼續道:“現在我們和好了,沒事了,大家都散去吧?!?/p>

“唔……,散了散了,大家都散了,別站這里擋道了?!庇腥爍藕捌鵠?。

圍觀的人見沒熱鬧看了,紛紛散去。

“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女孩紅著臉,咬牙切齒地低喝道。

“姑娘,很抱歉,得罪了?!庇嚳傻懶艘簧?,迅速將他的外套脫下來遮擋在女孩的面前。

“有事先走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以后再給您賠禮道歉?!庇嚳擅壞擾⑺禱?,提起剛才丟在地上的行禮,就穿著一件單薄的襯衫,一頭沖進雨霧中。

“喂,你……?!迸⒈鞠肼盍驕?,但看到余飛將外套脫給自己,而他本人卻穿著單薄的襯衫冒雨而去,一時間心里一顫,后面要罵人的話卡住了。

余飛穿過雨霧,沖過廣場中央的假山,朝著對面一個人影沖去。

對面,雨霧中,一個下肢齊斷的人影在地上一點一點地爬著,衣服濕透了他的全身,也全然不顧。

他用左手爬,右手舉著一個破碗,朝過往的路人一個一個的乞討。

火車站這種地方,有乞討的人并不稀奇,人們都已經見多了,所以并不在意。

余飛本也不在意,但是這個人影他突然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使得他緊急停住腳步轉身,這才有了剛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