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靈棺

漆黑的蒼穹像是蒙了一塊密不透風的黑布。牢牢的把月亮和星辰完全遮蔽住,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光都不曾露出。

這是一種沉郁的黑,純粹的黑,透徹的黑,空洞而深邃。就像是一個看不見邊際的大洞,想要把萬物吞納其中。

空氣中氤氳著一種腐朽衰敗的氣息,裹著潮濕的夜露粘在人身上,冰冷冷,滑膩膩,就像是一條毒蛇纏上后頸漸漸收緊,勒的人喘不過氣來。

“咯吱,咯吱?!?/p>

兩道聽起來涇渭分明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山道上響起。一個矯健急促,一個不疾不徐。

強光手電突然打了過來,照出一個秀美修長的人影。年齡不大,約莫三十不到,秀發高高的挽起,露出雪白而細膩的脖頸。臉是標準的鵝蛋臉,鼻尖圓潤,顯得很是端莊。一襲緊身的迷彩服又給這份端莊憑添了幾分英氣。此時被強光手電晃到,眼睛微微瞇起。

光源處,一個略顯瘦小的身影,后背卻背了一個半人高的登山背包,顯得極為不協調。找到宋暖之后,緩緩的把手電移開。

“宋暖,你能不能改改你這慢性子,咱們盜墓來了,不是踏青!”

夏悠低聲抱怨道,聲音脆如銀鈴,即使是刻意壓抑了嗓音,但是聲線還是略顯尖銳,在這寂靜之地顯得極為清晰,

宋暖緩緩開口,似乎是故意的一般,朱唇輕啟,一字一頓道:

“慌、什、么?!?/p>

夏悠實在是被氣到了,小腳輕輕一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道:

“現在都已經亥時過半,還沒找到墓呢。等一會到了子夜,鬼門大開再下墓就憑白多添幾分風險?!?/p>

宋暖渾不在意的搖了搖頭,慢悠悠道:

“這玉嵇山孤峰一座,無勢無形,地脈不振,陰陽不濟,既不是寶地,也不是絕地,難道會有什么大墓不成,多半是野塚,哪來的那么多兇險,我看你啊就是自己嚇自己?!?/p>

夏悠看自己勸說不動,只好放棄。別看宋暖天生一副好說話的樣子,但是只要是認準的事就是九頭牛的拉不回來。這是她和宋暖數年閨蜜生涯中總結出來的真理。

夏悠憤憤的扭頭,氣急敗壞的把強光手電胡亂揮舞一番,照的四周忽明忽暗,鼓著腮幫子兀自嘟囔:

“好心當做驢肝肺,老娘是怕你第一次下墓就碰見臟東西,嚇尿了褲子。

“這你倒不用擔心,我一日都未曾飲水了,多余的水分也早都排了出去?!?/p>

宋暖緩緩的墜上夏悠的腳步,一本正經道。

夏悠被宋暖的話弄得一個趔趄,矯健的步伐也散亂起來,面色古怪道:

“你為了防止尿褲子一天都沒喝水?”

“嗯?!?/p>

宋暖理所當然的應了一聲,絲毫不以為恥。

夏悠無奈的捂住腦門道:

“姑奶奶,我真是服了你了?!?/p>

這丫頭竟然連可能會受到驚嚇造成尿褲子的窘境都算計到了。索性她早就習慣了宋暖行事周密近乎病態的地步,也已經見怪不怪。只是略微驚訝一番。

接著便是一行無話。

……

“到了?!?/p>

夏悠興奮的歡呼了一聲。這一路可把她悶壞了,宋暖磨蹭不說,還是個悶葫蘆,三杠子壓不出一個屁的貨色。除非在店里和人討價還價的時候能多說幾句,平時的宋暖嫻靜的像是個啞巴。

手電徐徐掃射一番,只見見周圍松柏叢生,怪石林立,宋暖眉頭微微一皺道:

“你確定?這哪里像是有墓的地方?”

夏悠聞言哂然一笑,手指頭一豎道:

“這是我四叔探的點子,還能有假?“鬼眼”夏知秋在整個九州盜墓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大拿,尋龍望氣的手段堪稱一絕。你知道有多少行家里手都找我四叔探穴,沒有個十萬八萬都不帶出手的。此處還是當初我四叔為家族后輩探來做試煉之用。如今我定居博陽,這個墓自然就分到了我的名下?!?/p>

宋暖聞言螓首微點淡然道:

“我不是你們行里的人,也沒聽過你長輩的名號。但是既然你說是,那就是了?!?/p>

夏悠本來洋洋得意表情頓時僵硬在臉上,瓊鼻微皺,嬌哼了一聲:

“什么叫我說是就是。到底是不是一鏟子下去就知道了?!?/p>

夏悠摘下登山背包狠狠的墩在地上,跟宋暖在一起實在是有生不完的氣。

利落的打開背包,先是掏出一副卷尺,一個小記事本,然后又掏出一個黑色的網狀布袋。

夏悠利落的扯開卷尺,把一頭遞給宋暖道:

“丫頭,隨便找一棵樹站好,不動就行?!?/p>

宋暖微微點點頭,捏著尺頭就近找了一棵松樹站定。夏悠看著宋暖站好,扯著卷尺,開始測量起這棵樹和周圍其余的樹木的距離來。

每測好一棵便在筆記本上記下啦,最終還念念有詞:

“震七、兌六、乾十二、艮九、巽二、離十七……”

宋暖默默的看著夏悠忙乎,知道她是在運用一種特殊的暗語算法,乾、坤、艮、兌、坎、離、巽、震,既是八種卦象,也是八個方位。

這種方位算法百家百樣,每一個方位都有三千六百種變化。八個方位共計兩萬八千八百種變化。除非是設置暗語的人告知算法,否則要是光靠推演根本就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算出來了?!?/p>

夏悠興奮道,精巧的鼻尖都隱隱透出一顆細小的汗珠。這算法極耗心力,八個方位雖然不多,而且有四叔傳授的算法,但是夏悠算起來也不是那么容易,足足算了一刻鐘左右。

兩人穿的都是正品的特戰軍靴,鞋尖包鐵,夏悠拿腳尖狠狠的一刨直接拋出一個拳頭大的小坑開算作記號。

宋暖聞言也是精神一震,隱隱也有些激動之色,

“下鏟子吧?!?/p>

夏悠反倒不慌不忙起來,一邊打開網袋,從中取出一打螺紋鋼管一邊陰陽怪氣道:

“呦,剛才是誰啊,不慌不慌的,現在怎么急上了?!?/p>

宋暖聞言又變成剛才那副沉靜的樣子,眼神移開不知道投向何處,夏悠討了個沒趣,組裝起鏟子來。

洛陽鏟,洛陽的凹形探鏟,明代中葉即流傳于民間。專用于盜墓,現如今也有很多考古隊也專配上了洛陽鏟。這洛陽鏟算是老祖宗傳下來的寶貝,別看不起眼,其實很多千年大墓都是靠著洛陽鏟發現的。

夏悠盤腿坐在地上,拿起鏟頭,這鏟頭寬約兩寸,鋒銳異常,利于破土,隨后拿起一截三十公分的螺紋鋼管慢慢旋緊。照著記號處輕輕一插,鋒利的鏟頭便入土三分。

又從網袋里摸出一個造型精巧的手錘,一下一下的鑿擊起來。

“叮、叮、叮?!?/p>

直到鋼管只剩下一個小頭,便又擰上一根鋼管,如法炮制。

擰到第十五根的的時候反震之力驟然一輕,夏悠連忙收手,疑惑道:

“咦,這就透了?”

十五根鋼管加起來也就五米左右,這墓也太淺了點吧。夏悠吸了吸鼻子,從登山包里掏出一個小型液壓機。

要說這洛陽鏟還還真不是一般人能使的。別看著一根細管子打下去,要是想抽上來沒有點力氣你試試。走傳統盜墓的行當,很多初入行的新人都需得先練膂力。師傅一根鏟子插下十米,什么時候徒弟能一口氣拔出來才算是鏟功練成了。

乍開始的練的時候無一不是擼的滿手起大泡鮮血淋漓,苦不堪言。所以盜墓一行女性甚少,大多是吃不了這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