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婚冷少繞語柔

莊語垂在兩邊的手,死死的抓著白色的婚紗,心里緊張得要命。

因為妹妹的臨陣脫逃,害得她這個雙胞胎姐姐要來頂替,如果到時候被發現了,她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裴炎目光深邃的注視著這個和自己未婚妻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心里也是疑竇叢生。

雖然長得一樣,可是她不是他原本要娶的女人。

“小晴?!迸嵫墜首魑氯嶸釙櫚目醋拋?,眼里都是愛意。

莊語聽著這樣柔情蜜意的聲音,不知道該做出什么反應來才好。

裴炎順勢攬上了她的腰,將她拉近了自己。

莊語看著近在眼前的俊臉,心里緊張的怦怦怦直跳。

裴炎緩緩的低下頭,作勢要親吻莊語的樣子。

莊語一緊張,條件反射的直接推開了他。

根本忘記了她現在是“莊晴”,是眼前這個男人的未婚妻。

裴炎在被她推開的那一剎那,就伸手猛地拽住了她,眸子里的深情在一刻都消散了。

“你不是莊晴!你是誰?”

莊語聽著他的質問,一下子就懵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

沒想到這么快就被看破了,莊語有些懊惱,早知道真的就不該答應舅舅來代替妹妹出嫁的。

三天前,莊語的雙胞胎妹妹莊晴莫名其妙的的就失蹤了,把她們的舅舅莊博生急得快瘋了。

雖然派了很多人出去找,可是眼看兩天過去了,還是一無所獲。

昨天晚上舅媽敲開了莊語的房門,提出要她代替妹妹莊晴參加婚禮。

莊語本來不想答應的,但是舅媽威脅她,如果不答應,就會把媽媽的藥停了。

盡管莊語心里很恨,可是在別無選擇之下,只能答應了這樣一個荒唐的要求。

現在好了,婚禮都還沒開始,她就被妹夫看穿了。

莊語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滿面的寒霜,心里直突突,她還是快點想想怎么逃跑算了……

明明以前她見過好幾次裴炎,都是很溫柔的啊,現在一副要吃了她的樣子,是什么意思。

裴炎只想弄清楚,他原本的新娘去了哪兒,為什么現在換成了另一個人。

“你說不說!”

裴炎冷測測的聲音,讓莊語打了個寒顫。

她暗暗告訴自己,要冷靜,先穩住裴炎再說。

于是結結巴巴的開口道:“那個,你先放開我好不好,我……我什么都告訴你?!?/p>

裴炎看著眼珠子滴溜溜不停亂轉的莊語,順勢松開了她的手,漠然一笑,拉過旁邊的椅子,坐在了她面前,“說?!?/p>

手得到了自由以后,莊語揉了揉有些疼的手腕,一邊想著應該怎么說,一邊偷偷的看著周圍,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逃走。

可是她看到翹著二郎腿,穩穩的坐在路中間的裴炎時,就生出一鼓無力感。

這讓她怎么跑都繞不開他嘛。

“你還要想多久?”裴炎淡淡的聲音讓本來就心亂如麻的莊語,更是沒了方寸。

吞吞吐吐的開口道:“我……我……”

裴炎看她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有心想“幫”她一下。

長臂一伸,沒用多大的力氣就把莊語扯進了懷里。

“??!”裴炎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她驚呼出聲,再一看,她已經坐在了他的腿上,被他牢牢的圈在了懷里。

“你……你放開我!”莊語掙扎著想要起身,奈何裴炎始終穩穩的抱著她。

“現在告訴我你是誰,莊晴去了哪兒,以及為什么現在穿著婚紗的人是你?!奔熱凰擋磺宄?,他就把問題給她。

照著回答總是會了吧。

莊語知道現在她已經無路可逃了,只能把事情的始末說了出來。

裴炎越聽,臉色越難看。

莊博生這個老東西,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找不到原本的新娘,竟然想出了代嫁這樣一個主意,是覺得他裴炎很好糊弄嗎?

莊語看著臉色陰沉不定的男人,動也不敢動,她就盼著他能快點放她走。

既然莊家這么想和他聯姻,那他就成全他。

反正是誰都不重要,他只需要一個聽話懂事的妻子就可以了。

但是莊家今天做的這件事,他不會輕易饒過他們的。

莊語顧不得裴炎心中想的是什么,她只知道被他這么一直看著,心里都發毛了。

權衡再三,還是小心的開口道:“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裴炎淡淡一笑,細長又漂亮的手指挑起了莊語的下巴,低語道:“老婆,既然婚紗都穿了,那就繼續好了?!?/p>

這樣就想走了,想得到挺美。

老婆?莊語聽到裴昱的稱呼,驚訝極了。

她都說了她不是莊晴了,干什么還要喊她老婆。

他是不是耳朵不好使了。

“我不是你老婆,而且,我真的是被迫才會幫小晴來參加婚禮的?!?/p>

急急的解釋著,她還沒有意識到裴炎的意思。

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繼續在莊語耳邊響起,“已經做了一半的事情,那就干脆做完好了,你們莊家惹出來的事,總得有一個人來負責才行?!?/p>

莊語美麗漂亮的眼眸里都是驚愕,他的意思是她要來做這個負責的人?

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

“裴炎,我想你是搞錯了,這代嫁都是我舅舅逼我的,就算你要找人出氣,也不能找我啊,我……”

“我現在只需要一個新娘,來完成結婚典禮?!?/p>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莊語,她本來就是來應付婚禮的啊,既然裴炎已經知道了,她應付起來反而還順手了一些。

而且只有這樣,媽媽才不會被停藥。

想到這些,莊語抬頭迎上了他滿是深意的眸子,說道:“好,我幫你把這場婚禮應付過去?!?/p>

裴炎聽著她說出的話,意味深長的笑了。

這個女人以為,只是參加了婚禮就算了嗎?

——

隆重且盛大的婚禮終于是按時開始了。

莊博生看著挽著裴炎手臂走在紅毯上的莊語時,一直提著的心,才算是落了地。

看來是沒有被看破,只要應付過去了就好。

裴炎沒有放過莊博生臉上一閃而過的輕松表情,在心里冷笑了一聲,慢慢來好了,他會讓他知道,敢騙他是什么樣的下場。

裴氏集團繼承人裴炎的婚禮,自然是在A市受到萬眾矚目的。

而且在婚禮前夕,裴炎一直把自己的小嬌妻?;さ煤芎?,一張照片都沒有流出過。

現在好不容易可以看到真人了,在場的所有記者都是按著快門一頓猛拍。

莊語都快被那些閃光燈晃暈了。

偷偷瞄了一眼身邊挺拔帥氣的男人,想著不愧是裴氏的繼承人啊,結婚好大的排場。

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婚禮才算是結束了。

本來以為這樣就可以了,誰知道后面還有各種事兒等著她,光是敬酒就又去了一個多小時了。

她現在看著那些精致豐富的菜品,只覺得肚子好餓。

就在她快累趴下的時候,裴炎終于帶著她重新回到了酒店的房間里。

她實在是太累了,顧不得其他的,直接就往大床上倒了下去。

裴炎也不說話,就這么靜靜的坐在軟榻上看著她。

等到莊語覺得終于緩過了氣來的時候,她從床上坐了起來,說道:“婚禮結束了,我可以走了吧?”

裴炎挑了挑眉,拿起桌上的電話,打了出去,“把東西拿過來?!?/p>

什么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