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似相逢好

承北市,一輛純黑色的悍馬正行駛在四環主干道上。

不過稍加留意便可以看出,這輛悍馬經過特殊改造,車身替換成高防彈密/合分子材料,即便如此,卻依舊無法掩蓋它其上的累累傷痕,像是在炫耀車主的累累戰功。

車內,司機斜睨一眼倚在后座閉目養神的英俊男人,猶豫著匯報說:“老大,昨兒駐中緬邊境部隊發來消息,一伙毒販子太難纏,想讓您——支援一下?!?/p>

男人銳利的鷹眸倏然睜開,直勾勾地盯著他,司機當即一頭冷汗。

“又要老子支援?自己的事情好意思讓別人一而再解決?你告訴他們,讓他們滾!”

“老大,死了好幾個人了,對方說,怕是您和咱們部隊不出馬的話,犧牲的人會更多?!?/p>

男人冷笑:“這也叫犧牲?全是些墊背的?!?/p>

他背靠在悍馬座椅上,背脊挺直,頭發是精神干練的短發,他五官朗利深刻,一雙深邃銳利的瞳眸只是看旁的人一眼,都會讓對方不寒而栗。

他叫成烈,身份不詳,但誰都知他是整個承北市的“太子”,他跺一跺腳,商政軍三界都要抖一抖。

身為成烈親信,同時也兼任司機的李肅沒得到明確的回應,當然也不敢擅自揣摩其含義,只好老老實實繼續開車。

車子繼續行駛,在穿越四環時前方發生了塞車,隊伍像條長龍似的自他們身后一眼望不到頭,好些人下了車,朝前面蜂擁而上。

“老大,塞車了?!崩釧嗌熳挪弊憂譜挪輝洞?,“好像發生了什么事故?!?/p>

“下去看看?!背閃以誄瞪獻爍靄研∈?,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得以松松筋骨。

李肅忙利落地下車,拉開車門,身著緊身迷彩背心和軍褲的男人瞇起雙眼,邁下悍馬。

他身高足有1米9,身材極為欣長,迷彩背心下胸肌和腹肌隱隱若現,就連裸|露在外的肩膀,都分布著極為勻稱有力的肌肉群。

他邁開兩條長/腿朝前走,步伐沉穩有力,一旁的李肅恨不得小跑跟上,眨眼間,他們便到達人群聚集的現場。

一輛貨車和一輛公交在四環上迎面撞擊,這可是不小的事故,成烈輕而易舉越過人群查看情況,順便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自己幫忙的地方。

忽而,車頭車身損害嚴重的公交門上露出一張焦急萬分的面孔,一個女人渾身是血地求助:“喂,有人能來幫忙嗎?公交司機的腿卡在駕駛室出不來,他需要救助!”

成烈循著她的話音看過去,兩人四目相對,他意識到這個女人并沒有受傷,她身上的鮮血均是從別處沾染的。

汗水令她的額發粘在她俏/麗白凈的小/臉上,看上去她似乎有點狼狽,然而那青春活力的俏/麗容顏卻絲毫不減。

她一眼就認出這是個當兵的,遂忙跑下車一把抓/住他結實的手臂:“喂,愣著干什么,來幫忙!”

李肅心說這女人是瘋了還是瞎了眼了,居然敢征用他們家烈爺!你知道烈爺是什么身份么你!

成烈盯著抓在自己身上的那只蔥白小手,手指上血跡斑斑,手背上還有兩處擦傷。

她食指和拇指間有不易覺察的一層薄繭,然而成烈覺察到了,通常年輕女人手上有這種繭子,那么應該是慣常拿刀的,這女人看上去不像廚師,那估計就是手術刀了——看來還是個外科醫生。

唐笑見成烈毫無反應,不禁更是焦急,她冷聲說:“當兵的,你不能幫個忙嗎?司機快死了?!?/p>

今兒倒好笑了。成烈心想,怎么處處有人求自己幫忙?真當他成烈是救世主呢?

他抽回手臂,她指間血跡在他古銅色的小臂上留下五指印。

他不說話,而是甩開她大步朝公交的方向走,眨眼間便一躍上了車。

車上滾滾濃煙,李肅嚇得魂飛魄散,我的爺,這要是待會爆炸了,他們一大家子連人帶狗十三口都不夠抵命的!

唐笑愣了愣,心說這個男人是啞巴不會說話么?

不過管他的,救人要緊,反正也是萍水相逢。

她也一頭扎進公交車里,看到那男人正雙手扳著已經變形了的駕駛室擋板,汗水沿著他鬢角而下,他側顏還挺英俊的。

男人力氣極大,硬是將卡住司機的鐵皮掰開些許,容納出能將他拉出車外的活動空間。

司機下 身兩條腿已經被擠壓得變了形,右大腿處赫然露出森森白骨,那女人面不改色心不跳,站在司機身旁努力把他往外拖。

司機呻|吟的聲音凄厲又可怖,唐笑不怎么會安慰人,不過還是盡量和顏悅色地安慰:“你咬咬牙啊,馬上就好,咱們不能死在這里!”

成烈盯著她的臉,見她滿眼都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念頭,不由心中一動。

她終于成功了!連他都很意外這看上去僅有164厘米體重90斤出頭的女人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力氣,她將司機拖出公交,放在車內地板上,顧不得喘 息,立刻撕下布條準備替他包扎止血。

“下車再說,這輛車太危險?!背閃抑沼詼蘊菩λ盜說諞瘓浠?。

唐笑怔了怔,這男人的聲音倒是挺有磁性的,深沉干脆,透著一股讓人心安的力量。

他們合力將傷者搬下車,石化了的李肅這才反應過來上前幫忙,三人剛走出沒兩步遠,公交車“轟”地一下,周身浴火,著了個通透。

唐笑頭皮發麻,簡直不敢想要是司機還留在車上,這會會被燒成什么樣子。

“李肅,打電話給120?!背閃銥醋盤菩κ址ㄊ熗肺嘶甲鮒寡絲?,不滿地吩咐了一句。

“我已經打過電話了?!碧菩σ膊宦乜醋爬釧?,她明明能看得出這人是這當兵的的下屬,可是剛剛居然像傻了一樣,完全想不起幫忙。

“再打?!背閃姨罌幢?,“說我在這,2分鐘內必須到?!?/p>

唐笑聽著這句話瞬間心中腹誹萬千——你又不是孫悟空,報你的名字就能來救兵?別逗了,你知道120有多不靠譜嗎?

李肅領命握著話筒上一旁打電話去了。

1分鐘,最近的醫院第一輛救護車呼嘯而至,唐笑瞬間傻了眼。

成烈目光戲謔盯著她,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他打了個響指,李肅狗腿地一溜煙跑回來,成烈大步往車上走,命令道:“抓緊時間趕路,今天的事情不要跟老頭子提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