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尊如影

“嘰嘰喳喳!”

當耳邊傳來清脆的鳥鳴聲,陳飛不由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自從加入了狼牙之后,他可是很久都沒有睡得這樣舒坦了。

先不說每天都繃緊的神經,就說一個又一個危險的任務,在生死邊緣行走,那種驚心動魄是常人百年都難得經歷一次的。

乍一經歷,會感到熱血,刺激。

可時間久了,那就是深深的倦怠。

曾經,陳飛最最渴望的就是自由自在,無人拘束的生活。

可當他真的從隊伍里退出之后,卻又感到了一股深深的落寞和孤獨。

五年的時間。

當其他十六七歲的少年還在校園內享受青春的時候,陳飛卻已經被血與火錘煉,一直到現在,五年的淬煉,讓陳飛成就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但同樣的,與社會的脫節也十分嚴重。

現在的陳飛,一沒學歷,二沒技術,可以說,在這個花花都市中,他甚至比在隊伍中的時候還要郁悶。

“哎,這舒坦的日子過久了,也會煩??!”翻身坐起,陳飛傻愣愣的呆在床上,這已經是他返回家鄉的第三個星期了,眨眼個把月的時間就要過去,但他的工作卻是連個影子都沒有。

如果不是自己的二叔在這小區里還有一套公寓,恐怕他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至于戰隊給他的那十萬補償金,陳飛是壓根沒打算揮霍的。

往后的日子,一舉一動都要花錢,在狼牙的時候,他的一切花銷都是戰隊報銷的,但是現在,只能靠他自己了。

穿好衣服,出門。

陳飛頓時看到了坐在客廳當中正靜靜看著晨報的二叔,陳天鵬。

自幼,陳飛就無父無母,一身的功夫也是完全得自二叔的傳授。

雖然他曾經無數次的問起過養育自己成人的陳天鵬,但得到的結果都相同,陳天鵬只是說陳飛的父母都已經死了,卻只字不提原因。

這讓陳飛對陳天鵬在感激的同時又有點難以理解,所以當初,狼牙的負責人找上他的時候,他義無反顧的加入了那個在國際上也頗有名氣的戰隊,結果,塑造了現在的陳飛。

“二叔,我出去走走,順便買點早餐回來!”跟陳天鵬打了一聲招呼,陳飛便是快速的出門了。

全過程,陳天鵬連句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他那略帶皺紋的眼角微微睜大,到了嘴邊的話終究還是咽了回去。

陳飛沒有工作的事情,不光是陳飛自己操心。

陳天鵬作為他唯一的親人,長輩,自然也是操勞了許久了。

好不容易在附近的天城物業給陳飛找了個保安的工作,但是這廝硬是嫌棄這個工作沒有前途,而不愿意做。

為此,陳天鵬已經三番四次的勸告了,結果,自然是引起了陳飛的反抗。

“像是我這種資質,就算不能混個經理當當,也不至于去做保安吧?”當時的陳飛是這么說的。

然后,不管陳天鵬怎么說,陳飛都不再理會。

日子,一天天的過,也就拖了整整二十多天,然而,陳飛還是沒能如愿以償的找到合適的工作。

去招聘市場,這一點,陳飛也是想過。

然而那里的競爭太過激烈,而且全是根據學歷,工作經驗來判定一個員工的素質的,按照這兩個標準來衡量,陳飛簡直就是一無是處,能應聘上的不是飯店的服務員,就是一些出莽力的苦累職位。

這對于陳飛來說,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笑話,如果以后讓自己那群戰友知道自己竟然落魄到這個地步,那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順著小區外的道路,陳飛一路緩慢的散著步。

此時,已經有六七點了。

小區里的人們,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時不時的,一輛輛私家車從陳飛的旁邊涌過,揚起一陣囂張的灰塵。

“好好的空氣,全被你們污染了!”恨恨的一比中指,陳飛明顯對這些小資很是不爽。

當然,說白了就是羨慕和嫉妒。

“小陳,又來買早餐??!”在小區的門口,有一個生意很是熱鬧的早點鋪,包子辣湯,油條稀飯,樣樣俱全,雖然跟高檔兩個字完全不沾邊,但不少小區里的住戶還是喜歡這家早點鋪的食品。

一來味道不錯,二來優惠,所以,陳飛回來的這三個星期,全是選中這家早點鋪購買早餐。

那老板娘是個不到四十歲的中年婦人,雖然不能說是個美女,但卻頗有淑女風范,白凈的臉上總是掛著和藹的笑容。

讓人一看,就有種舒服的感覺。

“李嬸,還是老樣子,兩籠包子,兩碗稀飯,帶走!”陳飛露出一絲笑容,也許,和五年前相比,這個城市唯一能夠讓他還感到沒有變化太大的,就是這個樸素的早餐鋪老板娘了。

在她的身上,似乎永遠洋溢著熱情的氣息。

“好,小陳,稍等??!”老板娘點頭,開始熟稔的為陳飛打包。

這動作,她已經做了無數個年頭了。

雖然生意的利潤不大,但維持生計卻是完全足夠的,如果運氣好,一年下來,還能有些存款。

“喲,生意不錯啊,老板娘?”正在陳飛耐心等待的時候,幾個身穿牛仔服的青年去是突然成群打伙的走了過來。

此時,已是深秋。

這群小混子打著耳釘,染著頭發,讓人一眼看過去,就知道不是善茬。

陳飛的心中一動,對于附近治安不是太好的事情,他也在剛剛回來的時候聽二叔抱怨過,不過一直沒有當回事。

“彪哥,你們吃飯?”李嬸的身體一顫,原本還在夾包子的動作這個時候也是停了下來。

她回身看著幾名青年,陳飛明顯從她的眼睛當中發現了一絲無奈和苦澀。

“是啊,老板娘,哥幾個都還餓著呢,快點上包子吧,這幾籠,我們全要了!”帶頭的一個寸板頭,也是那個被李嬸成為彪哥的青年,樂呵呵的指了指李嬸正在往塑料袋里夾的包子。

李嬸的面色不由閃過一絲為難道:“彪哥,這,這兩籠是這位小哥要的,你看?”

“喲,怎么?老板娘,這小子跟你有特殊關系?”

“沒……”

“沒有關系你廢話干什么?小子,今兒這小店不賣早點了,你去別的地兒吧!”彪哥冷冷一笑,對著老板娘先是一陣搶白,然后才轉向了陳飛。

在彪哥的眼中,陳飛的一身打扮土的掉渣。

尤其是那年輕的摸樣,看起來就像是個大學生。

這種沒有背景的小子,他們不知道教訓過多少個了。

如果陳飛識趣離開,那他們也懶得動手,但如果陳飛不識趣的話,他們也不介意教訓陳飛一頓。

“小陳?”李嬸有點無奈的看了陳飛一眼。

這一幕落在陳飛的眼中不由微微納悶。

在戰場上廝殺慣了的陳飛可不是什么好脾氣,但看在李嬸的面上,陳飛只是微微掃了幾人一眼,便是輕聲道:“既然這樣,那給我來二斤油條吧!”

“嗨,小子,哥哥說的話你沒有聽到么,這兒不賣了,你趕快走!”僵在原地的李嬸沒能開口說話,那囂張的彪哥卻是已經忍不住不耐了,他一步跨到陳飛的跟前。

一米八五的身高足足比陳飛高出了六七厘米。

這種身高上的壓迫,一般也是最能讓人升起無力感的。

畢竟,一個是身材中等的青年,另外一個卻是四肢發達,又高又壯的混混,這種形式,在正常情況下都會是對方退縮,但偏偏他們碰上的是陳飛。

一眼掃過這彪哥的恐嚇眼神,陳飛就明白,這群人根本就不是來正式消費的,而是搗亂。

早點鋪的包子整整還剩下十來籠,就算是這群混混屬豬的也夠吃了,偏偏還不準自己買這兒的油條,不是搗亂是什么?

“怎么,你是什么人,你說不賣就不賣?”陳飛輕蔑的看著這所謂的彪哥,雖然對方四肢發達,但陳飛有把握,一拳就讓這家伙滿地找牙。

“草,我看你是作死??!”彪哥大怒。

在這一帶囂張了這么久,他已經很少碰到有人敢跟他頂嘴了,所以怒火中燒之下,根本也懶得多說,一巴掌朝著陳飛的臉上扇來,一言不合,竟然直接動手。

陳飛微微一怔,但也只是零點幾秒的時間便反應過來。

“啪!”

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臉上,但被打懵的卻不是陳飛。

而是對面的彪哥。

這家伙惡狠狠的一巴掌根本沒有碰到陳飛絲毫,反而是被陳飛狠狠一個嘴巴子抽的原地轉了兩圈,才撲騰一聲趴在地上。

“**,敢對彪哥動手,上!”幾個彪哥的小弟頓時怒了,彪哥是什么人?

那可是他們心目中的偶像。

一群人蜂擁而上,他們本來就是來搗亂的,此刻見到陳飛竟然動手,自然不怕將事情鬧大。

而一旁的李嬸卻是慌了手腳,連聲叫道:“小陳,小陳……”可是,她一個女人,聲音再大也不可能阻止這一場群毆了。

四五個身材高大的青年圍攻過來,然而,只是一個回合,這幾個混混就徹底的歇菜了。

“啪啪啪啪!”連續而有節奏的巴掌聲在人群中響起,陳飛輕描淡寫,每一步進退之間都讓開對方的攻擊,而他一巴掌下去,對方卻全部步了那彪哥的后塵。

五個混混,眨眼之間就被打趴在了地上,臉上還都印著清晰的五指印,通紅通紅,這一幕,讓原本都有了報警心思的李嬸頓時傻眼了。

而這個時候,一個馬尾辮少女也是剛剛抱著書包走到了早點鋪的門口,當看到李嬸就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時候,不由趕忙跑了上來:“媽,你沒事吧,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