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小狐妖

“對不起,你是個好人,但我們真的不適合……”

“我日啊,又被發好人卡!”醉態酩酊的李云東嘴里面嘟嘟囔囔的說著:“他媽的還盡是這種老掉牙的話來搪塞老子!”

想起今天上午在教學樓下面的表白,李云東就忍不住心中郁悶凄苦:“我有這么杯具嗎?上大學一年就被發了二十一張好人卡?”

“媽的,有什么了不起,老子總有一天找一個比你們都漂亮的!”叮咚一聲,電梯的門打開,李云東步履蹣跚的走出電梯,來到自己的出租房門口,醉醺醺的掏出鑰匙。

他自幼父母離異,父親在國外找了一個大洋馬逍??旎?,母親也不甘寂寞,也找了個洋鬼子,早早的移民到澳洲腐敗去了,就丟下他一個人在國內兩頭拿點“救濟金”。

缺乏管教的李云東從初三就開始散漫,這樣的狀況自然不可能考上什么好學校,天南市大學是他能考上的最好學校了,但在國內也不過是二三流的大學而已。

只不過這大學雖然是二三流,但藝術系卻是大大的有名,出過不少的明星,學校里面可謂是美女如云,看花了李云東這個處男的眼睛,只可惜的是,按照兩性相吸的科學理論,美女如云的地方往往也是帥哥如雨。

李云東雖然長得不難看,可也不好看。

而且這年頭,男人要么長得帥,要么長的怪,碰上那種相貌平平無奇的,那對不住,好人卡不發給你,那發給誰?

李云東又是一個心高氣傲的,追求的全部都是班花系花?;侗鸕拿瑯?,所以一年之內被連發二十一張好人卡,屢敗屢戰,屢戰屢敗,在學校內已經被引為笑談。

想想周圍那些看熱鬧戲謔嘲弄的面孔,尤其是那一雙雙笑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眼睛,李云東心里面就恨得咬牙切齒。

“混蛋?。?!”李云東站在門口,高舉雙臂,一聲大吼,啪嗒一聲,鑰匙卻掉在了地上。

李云東瞇著眼睛彎下腰,卻發現自己家門口竟然躺著一只渾身火紅的狐貍犬,后腿上面鮮血斑斑,顯然是受了傷。

這只狐貍犬一邊扭過頭,努力舔著自己的傷口,一邊可憐巴巴的看著李云東。

那眼神一下就讓李云東同情心大起,他一下抱起了狐貍犬:“你的主人不要你了嗎?真是可憐,唉,我也一樣啊,我老爸老媽也不要我了!誰都瞧不起我,誰都嫌棄我,你也這樣嗎?放心放心,別哭,我會照顧你的,我不會嫌棄你的!”

一進門,便是客廳,客廳連著陽臺,陽臺和客廳之間有一扇落地窗,窗戶上,掛著薄薄的紗窗。

在客廳中間放著一個玻璃茶幾,茶幾下面墊著地毯,上面擺放著一臺PS2,游戲機旁邊壘著一疊游戲光盤,在游戲光盤的旁邊則是一杯喝了一半的冷水。

稀里糊涂將小狐貍抱進家后,李云東已經無法支撐自己醉得一塌糊涂的身體,腦袋一歪便倒在了茶幾旁邊的地毯上,不一會便鼾聲大作。

而他懷中的小狐貍卻由一開始渾身顫抖,漸漸變得身子平靜下來,一雙眼珠子在清冷的月光下變得越來越亮,它用鼻子尖蹭了蹭李云東的下巴,試探了一下他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小狐貍試探了幾下后,發現李云東睡得比死豬還要沉,它便渾身蜷成一團,身上開始散發出淡淡的青色光芒,這些青色光芒如同無數游絲,浸入到李云東的身體之中,慢慢的又游走回來,一根根青色的游絲變成了火紅色,然后這些游絲游動到小狐貍身體里面之后,再游動出來,便又變成了青色。

小狐貍這樣往返幾次,從李云東身體里面提取了好幾次陽氣之后,明顯精神了許多,爪子的傷口也不流血了,突然蹭的一下從李云東的懷中跳出,在原地轉了一圈,瞬間變成一個身穿火紅長裙的女孩。

這個女孩大約十五六歲左右,身高大約在一米六五左右,一雙眼睛明眸善睞,極為靈透,黑漆漆的眼珠像是能透出光芒一樣,稍微一動便顧盼神飛。

她在房間里面小心翼翼的左顧右盼了一陣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拍了拍胸脯,自言自語的輕聲道:“好險好險,差點就死在這里了。想我師傅辛辛苦苦幫我偷到人元金丹,如果還沒有來得及服用就死在這里,豈不是天大的冤枉?”

小狐貍打量了李云東一番,歪著腦袋看著這個抱著她大說醉話的男生,不知怎么的,她心中很有些感慨:這個家伙的身世倒是和我很像呢。

小狐貍感慨了一下,站起身來,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可她轉念一想,自己的仇家可是步步緊逼的在追殺自己,自己現在傷勢未愈,要是出去了又被發現,怎么辦?

“干脆,我現在就把人元金丹服用了!”小狐貍從自己身邊取出一枚渾身漆金的圓丹,約莫小拇指甲蓋大小,捧在手掌心之中,如奉至寶。

她剛將這枚金丹取出,整間屋子便金光大放,如同燈火通明。

小狐貍剛偷到金丹,便遭到喘不過氣的追殺,以至于一直沒有機會服用并消化這么金丹。

小狐貍剛想到這里,突然間眼角看見落地窗外兩道青光一閃,她渾身一緊,目光驚恐的看去。

“完了完了,怎么又追過來了?”小狐貍臉色發白,驚慌失措。

這些家伙為什么這么陰魂不散?無論自己逃到哪個地方,他們都能追來?

小狐貍思緒如電的想著,可她感覺到兩股極強大的氣息迅速向她靠近,正驚慌失措的時候,突然間目光投到了身旁的李云東身上,她猛然間想到:莫非是我手上的金丹散發出的藥力引來的追兵?

小狐貍反應極快,飛快的撲到李云東的身邊,手在他臉頰處一捏,將金丹往他嘴里面一扔,然后迅速的變成了一只小狐貍,躲在了他的懷中。

小狐貍的算盤打得不可謂不精,她敢將人元金丹投到李云東的口中,就是想利用李云東的童子陽氣。

童子陽氣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正的陽氣,是人體元陽精氣中最精華的部分,藏于會陰穴,只有受到女人獨有的陰氣勾 引才會從會陰穴中游離而出。

這種童子陽氣的作用極多,其中一項就是可以用來遮掩許多的氣息,譬如至陰之氣、污穢之氣、甚至是仙丹神器所發出的獨特靈氣。

小狐貍將人元金丹投入到李云東的口中,卻不怕他會咽下,因為一來人元金丹可不是入口即化德芙巧克力,二來是因為李云東明顯處于大醉狀態,人在這種狀態下是不會將嘴里面的東西吞下去的,除非合水吞服。

李云東身上的童陽之氣不僅可以遮掩人元金丹的仙氣,還可以遮掩小狐貍身上的陰氣,可謂是一舉兩得。

果然,就在小狐貍跳進李云東懷里面的時候,窗外飛過來的兩道青光突然間停住了,兩個人影出現在陽臺上,人影綽約,亭亭玉立,依稀可以辨認出是兩個女子的身影。

“奇怪,怎么突然一下消失了?”一個女子低聲說道,聲音清冷。

“紫苑姐姐,會不會我們追錯了?”一個比較活潑嬌憨的聲音開口說道。

“絕不可能!”清冷女子斷然否定。

“那,我進去查查看,我們就是追到這戶人家突然間斷了蹤跡的!”聲音活潑的女孩說道。

小狐貍聽到兩個人對話,一開始還為自己的靈機一動洋洋得意,狐貍尾巴都翹了起來,可聽到說話的女孩竟然要闖進來查看,頓時嚇得渾身都縮成了一團,哆嗦得厲害,大氣也不敢多喘一口。

可另外一個聲音清冷的女子低聲呵斥道:“胡鬧,修行人怎么可以驚擾塵世俗人?”

聲音活潑的女孩反駁道:“可是,這樣回去怎么交代???”

一時間,陽臺上的兩個女子都沉默了起來。

小狐貍又驚又怕,心里面七上八下,不停的祈禱:天爺爺,你們快點兒走吧,千萬別進來啊,我給你們磕頭啦!

可就在她心里面不住念叨的時候,突然間李云東呻 吟了一聲,口干舌燥想要吞口水,可他口中一枚人元金丹正在嘴中,這一吞哪里吞得下去?

圓滾滾的金丹順著他的食道便往下滾,卡得他臉色痛苦,迷迷糊糊勉強支起一點身子伸出手,向旁邊的茶幾上努力摸索著什么。

小狐貍眼珠子瞪得溜圓,看著李云東的手摸到茶幾上喝了一半的水杯,咕咚狂吞了幾口,連水帶金丹,一起給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