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妻上癮:韓少寵妻日常

對葉星凝而言,過了今晚,她的生活有的只是眼前的茍且,至于詩和遠方是她這輩子都無法企及的奢望。

出生在一個落魄的豪門,沒有光鮮亮麗的外表,沒有疼她愛她的父親、母親,有的只是一個住進ICU病房急需等著她拿錢救命的姐姐。

一個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對她好的,也是她的精神支柱的好姐姐。

此刻的葉星凝坐在奢華的邁巴赫內,無比忐忑,因為她知道,她和身邊男人的婚姻,是父親親手策劃的一場商業聯姻。

今天過來的任務就是找未婚夫呂修杰要彩禮,還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明知這筆彩禮是故意刁難——就算明知前面等待自己的是萬丈深淵,她也要跳。

她不得不跳——因為她真的很需要錢。

“今后我會伺候好你的,求求你給我三百萬彩禮?!?/p>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不知道裝得有多清純,沒想到竟是個破鞋?!?/p>

“我不是……”

“閉嘴,自己的老婆哪怕是被別的男人碰了一點點,我也覺得惡心?!?/p>

被人如此羞辱,她還顫栗著花光自己所有的勇氣,說這么一句毫無尊嚴的話。

賤,真賤。

“滾回去,告訴葉永宏,爛貨不稀罕,退婚?!?/p>

呂修杰甩了她一巴掌,變.態的扒光她的衣物,將她從車內踹了下去,踹下去之前,葉星凝還在低聲下氣地懇求,卻被他用腳狠狠地踹了一下額頭。

她覺得天旋地轉,額頭上的劇痛讓她本能的去抓車子,希望他不要將她丟在這杳無人跡的公路上。

但她除了一件風衣什么也沒有抓住,披上,全身上下都是真空狀態,裹的再牢也抵擋不住像針一樣穿透骨髓颼颼刮著的冷風。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聰明伶俐,不會體貼人,一直都不討父親歡心。

都說虎毒不食子,可她跟她姐姐都是他的孩子,他沒有錢維持公司,怎么忍心“賣”他的女兒?

越想,越傷心絕望,哭的越是厲害,從最初的抽泣,到最后的號啕大哭,整片荒涼的路上,死寂地只剩下她一個人。

也不知道沿著公路走了多久,終于在她被凍的四肢僵硬,體力不支,加上流血過多倒下了。

昏迷前,眼前似乎看到一絲光亮,聽到刺耳的剎車聲,看到幾個人影朝著她靠近。

緊跟著她徹底失去了知覺,昏死過去。

司機見車子差點撞到了人,連忙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少爺,前面有個女人里面沒穿衣服,看樣子是被人拋棄?!?/p>

“沒撞到人就走,這年頭倒在我車前的女人還少么?”

車內,男人不耐煩地睜開眼,緊皺著眉頭瞥了一眼躺在他車前的女人,卻是一愣。

不等司機發動,就率先下車,居高臨下地打量著她那張被鮮血沾染的慘白的側臉,露在外面雪白的嫩膚,纖細的玉腿在月光下散發出詩意朦朧的美,冷漠地開口:“臉上的血太多了,帶回去清理一下?!?/p>

司機心肝顫了顫,這要是救人,又不想讓自己麻煩的話,不應該直接打120嗎?

男人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來蓋在葉星凝的身上,發現司機還愣在那里,干脆俯身將她抱起,有些不悅:“聽不懂人話?”

“是,是!少爺!”

在回星河別墅的一路上,司機大腦一直都是放空狀態,一片空白。全程都不敢偷看車廂后視鏡一眼,怕看到什么他不該看的。

男人沒想到身邊女人的身體如此冰涼,但也只是皺著眉頭看著,碰都不碰她肌膚一下。

剛剛在抱這個女人的時候,明顯察覺到女人在昏迷中潛意識地縮緊身體?;ぷ約?,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還是在演戲?玩欲擒故縱的戲碼?

躺在他車前裝死演戲的女人無數,真沒想到有一天興致大發的帶了一個女人回去。

仔細看了看這女人,除了身材好點,皮膚好點,樣貌清純點,也沒什么特別之處。但畢竟人被他帶回來了!這一點,連他自己都想不通。

回到別墅已經是凌晨1點,吳嬸早早地睡下,聽到客廳里面有動靜,連忙穿好衣服出來看看。

“少爺,怎么這么晚回來?”

“吳嬸起來了?那正好,過來幫她處理一下傷口,暖一暖身子?!?/p>

丟下這么一句話,轉身就上樓進臥室洗漱。

出來的時候,吳嬸已經給葉星凝處理好額頭上的傷口,殘留在大半邊臉上的血跡被清理干凈,葉星凝受了點暖氣,臉頰開始泛起陣陣紅暈。

吳嬸陪伴她家少爺的長大,對他性子很是了解,見他一直盯著姑娘看,便開口詢問:“少爺,要不要將這位姑娘送進客房去休息?”。

他抿了抿溫潤的唇,不說話,倒了一杯紅酒一飲而盡。

此時,昏迷中的葉星凝突然驚恐的大叫,四處掙扎將茶幾上的物件全都踢翻了:“不要……不要過來,我不是,不是……”

吳嬸見狀,連忙上去抱住葉星凝,免得她從沙發上掉下來。

而男人緊盯著葉星凝那張臉,濃黑的眉毛宛若利劍,黑的深不見底的眸子令人看不真切他的情緒。

兩三杯紅酒后,冷漠轉身:“就是個路上撿回來的小野貓,你自己看著處理?!?/p>

處理?

吳嬸看著自己少爺離開的背影有些愣神:“好的少爺?!?/p>

……

對葉星凝而言,一夜噩夢纏身。

驚醒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一張完全陌生的床上,好在身上并沒有什么異樣。

床邊是給她準備好的衣服,還有三萬塊錢現金,回憶自己昏迷之前看到的兩個模糊的人影,想來應該是昨晚上她昏迷之前看到的男人給她準備的。

鼻子酸酸的,眼淚感動到不爭氣地就掉了下來,在自己家生活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哪一天享受過這個待遇。

一想到自己的姐姐還在病房里躺著,葉星凝心急如焚,立馬將衣服換上,伸手拿錢的時候,猶豫了一下。

最終,拿著錢,不顧一切地落荒而逃。

樓下的吳嬸正在做飯,想攔都攔不住。

聽到聲音,男人從自己房間出來去了客臥,看到亂糟糟的房間,滿臉陰郁。

看到床頭柜還有一張字條,拿起來一看,上面竟是三萬塊錢的借條,至于聯系方式、電話號碼什么的,統統沒有。

“這女人還真是會想方設法地吸引我的注意!”冷笑一聲,將借條隨手丟進了垃圾桶。

“喂,幫我調查一下昨天的女人!”男人身上的殺氣,在司機接通的剎那直接驚掉了手機。

“好的少爺!”

葉星凝并不知道,她在一夜之間得罪了一個在A國能夠只手遮天的大佬——盛世集團總裁,韓雨澤。

被這樣可怕的男人盯上,想逃根本不可能。

不知情的葉星凝沖出別墅后,連忙打了一輛車直接去了醫院,但醫院里面哪里還有她姐姐的影子?手機電話都打不通,沒有辦法,只好匆匆趕回家。

一進家門,葉星凝去姐姐房里找了一圈,沒找到人,只好朝著樓上書房喊了一聲:“爸,姐出院回來了嗎?”。

經常欺負她的妹妹,也是葉永宏最寵溺的小女兒——葉佳佳從房間出來,倚在樓梯欄桿上,不屑地哼了聲:“回來了?這次又是跟哪個男人睡的?衣服都換了一身,還全都是大牌,也不知道是哪位金主這么樂意給你掏錢?!?/p>

這話聽得葉星凝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佳佳,我可是清清白白的,你這么污蔑我過分了!”

沒想到葉佳佳當場就甩了她一臉照片,表情十分輕蔑:“你做這些對得起呂修杰一片真心么?”

葉星凝看著散了一地的她跟各種男人睡在一起的照片,這才明白,為什么呂修杰會對她做出那般極端的舉動。

想到自己因為一些莫須有的誣陷,讓她在呂修杰面前連一條狗都不如,葉星凝十分氣憤:“照片里的人不是我,這些男人我都不認識,分明是PS高手P進去的?!?/p>

此時,葉永宏也從書房里走了出來,推了推藏在眼鏡后邊犀利的眼神,看得葉星凝全身不自在:“你這副樣子想讓我相信你?你這身衣服從頭到尾加起來不止五萬,不是跟男人睡了?難道是做慈善得來的?”

葉星凝百口難辯,委屈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轉:“爸,事情不是這樣子的,我是清白的……那個……我姐姐呢?”

沒想到,葉永宏對她姐姐的事情只字不提,尤其在“錢”這個字眼上咬的特別特別的重:“錢要回來了嗎?”

“沒……沒有要到,爸,我姐姐……”

“穿破鞋的,滾吧,我可不想你連累我們葉家。這么多年,真是受夠你了!呂修杰有潔癖,最討厭女人背著他干這種齷蹉的事情,偏偏你還自找苦吃?!?/p>

一旁看笑話的葉佳佳,得意揚揚地打斷她。她的話,字字像毒刺一般扎在她的身上,有多痛,就有多清醒。

她跟呂修杰相處三個月,都不知道他有這種潔癖,怎么葉佳佳就知道?而且還在他們要結婚的前一個禮拜,拿出她跟那么多男人在一起PS的照片?

哪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淚眼模糊中,看到葉永宏跟葉佳佳對視了一眼,瞬間明白這一切葉永宏跟葉佳佳一起設計的陷阱。

“葉永宏,你還是不是人?我們都是你女兒!你為什么要偏心成這樣?從小到大都是!”她掐著自己的胳膊,聲嘶力竭,“再問一遍,我姐姐呢?”

“閉嘴!你這副不知廉恥的樣子,還想知道你姐姐在哪?你有這個資格嗎?”

旁邊的葉佳佳好不得意,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一般厭惡:“你知道這滿地的照片是誰給我的嗎?就是你那個好姐姐,要不是她大義滅親,及時將你的事情告訴了爸,爸也就不會出那么昂貴的醫藥費,給她治病了!”

原本內心憤懣、滿腔怒火的葉星凝在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就被擊潰了……

為……為什么?這一切是為什么?

不管怎么說,葉星凝還是無法相信姐姐會背叛她的事實:“葉佳佳,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鬼話?”

葉佳佳懶得搭理她,隨手打開錄音,將她姐姐的話播放出來:“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轟隆隆的雷聲伴著她姐姐的錄音纏繞著她,葉星凝連站著都沒了力氣,整個人像爛泥一樣,癱了下去,仿佛千萬只食人蟻爬在她的身上,撕裂她身體每一寸肌膚。

呵……一家人,已經厭惡她到這種地步了么?她到底做錯了什么,要被他們這般對待?

就連從小到大,唯一對她好的親人,她唯一的依靠,現如今也背叛了她。

她為救姐姐,可以付出一切,包括她自己。

姐姐為了救自己,卻可以出賣她。

撕裂的心已經無法愈合,在這個永遠只有痛苦的家里多待一刻,她就覺得自己痛苦多一分。

似乎,她活在這個世上就是多余的,就算是死,也不愿意死在這個家里,不得安息。

葉星凝剛爬出家門,驟雨忽然而下,沾濕了她的全身。摸了摸全身的口袋,除了從別墅那里拿來的三萬塊錢,證件什么都沒有。

宛若喪尸般不知道在大雨里走了多久,橫穿馬路的時候,隱約看到一輛黑色的幽靈疾馳而來,她不躲避,反而發狂地朝著車輛沖過去。

刺耳的剎車聲響破天際,她倒下了,看著滿地的鮮血,還有漫天飛舞的現金,葉星凝卻無比開心地閉上自己的眼睛。

韓雨澤怎么都沒有想到,竟然有女人不顧自己性命地朝著他撲過來:“瘋了!瘋了!你這女人瘋了!”

雖然及時剎車,但雨天行駛,車身滑行距離遠比晴天要遠的多,最終還是不幸地撞上了。

慶幸的是,這里距離醫院很近,加上韓雨澤一路狂飆,總算是及時救了她的性命。

司機兼全能助手的顧飛看到韓雨澤滿身的血漬,緊張壞了:“少爺您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怎么不去做檢查?”

“我沒事,是昨天那個女人被我撞了!”相比之下,韓雨澤十分冷靜,眉頭一直緊鎖著,雙眼露出凌厲的光芒,隨手將一串鑰匙遞到他跟前,“去把我的車查一查,看看有沒有被人裝定位器。這個女人,很可疑!”

顧文謹慎地接過車鑰匙,確實一連兩天都倒在他們家少爺的車下,“巧合”地不像話:“放心吧,少爺,這事我立馬去辦!”

“在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不可張揚?!?/p>

“好的,少爺!您早上讓我查的關于她的資料,已經發您郵箱了,身世似乎被人做過手腳,短時間內還查不出來?!?/p>

顧文刻意壓低了聲音匯報,韓雨澤嘴角輕勾,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冷笑:“去吧,讓人給我送一套干凈的衣服來?!?/p>

顧文走后,韓雨澤便避開醫院里的攝像頭,打開郵箱,看到“葉星凝”這三個字,再看她從小到大照片的時候,像是有什么重物從他心上滑落,最后跌入心湖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