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針妙手

廣升市,天云山的山道上,一個身材瘦小的身影走在狹窄的山道上,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垂頭喪氣。

高大身影背著一個藥簍子,藥簍子上掛著幾株像是雜草的植物。不過那對于這個男子來說的確算是雜草,要是放在往日,若是他遇到了這種藥材,一定會高興得跳了起來。

可是現在,這些藥材都不是他想要的。

“這找遍半個天云山了,就是找不到陰剎株,小草??!您老人家到底在哪啊……”男子名周影,此時的他恨不得這株草長上腿,自己跑到藥罐子里,自己把自己熬了。

不過這不切實際的幻想只能是換來沮喪。

雖然天云山找不到陰剎草,但是周影即便走遍這大江南北都要找到,因為自己的親人非常需要這個。

因為自己的爺爺現在急需這株草救命。

周影邊走在山間的小道上,邊踢著石頭泄憤,今天他打算到山下找一找這傳說中的藥草,碰碰運氣。

“碰!”

就在這時,周影幾秒鐘前踢出去的石頭一步一步地‘跳’下小道,最后不偏不倚一個彈射,砸中了正巧剛熄火的轎車上。

駕駛位的車門打開,一個隔著黑色西裝都能猜到他西裝下渾身的肌肉,頭戴墨鏡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黑西裝看了看被石頭擊中的車身,一塊花白的痕跡下,還有一點點的凹陷。

“尼瑪的!”西裝男爆了一句國罵,摘下墨鏡,緩緩走向周影。

周影心中苦笑,說出來你不信,是你的車子自己接住那石頭的。

周影看著走過來的黑西裝,那活脫脫的黑社會打手的大半,若是一般人,準時先嚇尿了。

“那什么……可能這有點過分,起初是這石子一蹦一蹦地準備下山,然后你們的車子又剛好擋住了。雖然這樣說有點過分,但是是你們的車子撞倒這顆石頭的?!敝苡翱醋排宄宓哪兇?,盡量擠出一臉的笑容。

西裝男子走到周影跟前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摔倒。

“小子!那你說說這怎么辦?”西裝男子盡量地掩蓋自己的怒火,但是語氣中,周影還聞道了c4炸藥的味道。

周影饒了饒頭,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說:“要不你先打個電話叫個救護車……或者做一下CPR,或許還有救?”

西裝男子聞言再也忍不住了,一步跨出,手掌握拳藏于腰間。

周影見西裝男子的姿勢,眼神微瞇,手指成劍,一翻,食指和中指間出現了一根黑紅色的細針。

男子的拳頭猛地揮出,周影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同時手腕一抖,黑紅色銀針立于手背,就在周影準備一針戳下去時,那輛轎車里又走出來一個人。

一個身著白色襯衫,黑色裹臀套裙的少女走下了車,少女的腰間被套裙束住,讓人能看出她本來那玲瓏有致的身材。

少女有十七八歲,腦后卻盤著一個發髻,但是卻完美地把知性美和清純活力結合在一起。

她看了看周影和黑西裝,柳眉輕蹙。

“小姐,這貨把我們的車弄花了?!憊饌吩酒菩諦?,但是看到大小姐皺著眉頭,便瞬間把所有的憤怒都收了起來,說話也緩和了許多。

少女看了看車子那塊花白,搖了搖頭:“算了,我們還有正事,讓他走吧?!?/p>

黑西藏瞥了一眼周影,語氣不善:“小子,這次你走運?!?/p>

周影搖了搖頭,把手中的黑紅色細針不動聲色地收了起來:“是你運氣好,以后動手別隨便暴露殺氣?!?/p>

黑西裝不以為然,認為這只是周影為了面子打嘴炮。但是不久后他就為大小姐救下他一命感恩戴德。

看著正準備上山的二人,周影心中還是有點過意不去,停下了下山的腳步,轉頭看向那少女:“雖然是那石頭撞的你們的車,但是我還是有一點點責任的,現在入秋,天云山的枯葉里藏著很多毒物,你們把這個帶上?!?/p>

周影從藥簍子里拿出一株綠色的草,草上面還有一個白色的小花,就像是路邊隨處可見的野花:“天云花短株,天云山特有的,專門驅逐毒物?!?/p>

少女接過天云花,菱形的花瓣有七片花瓣,白色的花瓣就像潔白的水晶,甚是好看,若是少女進到天云山仔細看,山上所有的天云花短柱和長株都只有六片花瓣。

“謝謝?!鄙倥檔?。

黑西裝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接過了天云花:“小子,還算你有點良心,我叫暮云標,以后有麻煩了可以來廣升市找我?!?/p>

煞有一股要收小弟的意思,的確暮云標看重了周影的身手,因為在廣升市,能隨便躲掉他一拳的人不多,即便是暮云標隨便揮的一拳。

“對了,你是這天云山上的人?”少女從漂亮的天云花上回過神,問周影。

周影點了點頭:“懂事起就在這,算是土生土長的?!?/p>

暮云標聞言一陣激動,抓著周影的肩膀,開心得身體顫抖:“那你知道秦尤先生是在天云上上馬?我們要找秦尤先生救人!十萬火急!”

周影看了看激動的暮云標和憂心忡忡的少女,點了點頭,不過又搖了搖頭。

“秦尤的確在山上,不過他是不會幫你們的?!?/p>

暮云標聞言一愣,臉上的笑容都僵住了:“小子,你什么意思?我們都還沒見到秦先生,怎么就不幫我們呢?”

雖然周影的話很直接,但是暮云標卻是一位秦先生是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比如上山的人必須跪著上去,或者要把鐵柱磨成針之類的,因為電視劇里的大師都是有這么些壞習慣。

而周影還是搖了搖頭:“準確來說是不能幫,幫不了。具體是什么原因,無可奉告?!?/p>

少女聞言臉色古怪。

暮云標看著周影:“小子,你是不是還記著剛才我對你動手的事?沒事,小姐說了和你沒關系就是沒關系,你不用因為……”

“幫不了就是幫不了,你就算上去找到了秦尤,你還是會被趕下山,就你的身手,還是別去,免受皮肉之苦?!敝苡耙⊥返?,可是眼睛一直看著少女,因為周影知道這做決定的還是這個少女。

少女的眉頭漸漸舒緩開,片刻,嘆了口氣:“標叔,走吧?!?/p>

暮云標聞言睜了睜眼,“小姐!我們還要找秦先生救老爺的命??!”

“你們如果是救人的話,說不定我可以幫忙?!閉饈敝苡白叩繳倥母?,神色肅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