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臨門之百變魔女

午時。

天翎國都城。

一處人際罕至的城郊荒野,身著一身大紅嫁衣的女子驚恐地看著眼前五大三粗的幾名黑衣漢子,嬌小的身子瑟瑟發抖。

“你……你們不要過來,我……我可是要成為王妃的人!”

“呵!”聞言,幾名黑衣人不約而同的嗤笑了一聲,其中一名額頭上有一道刀疤的漢子逼近了蘭諾,一臉淫笑。

“王妃?就算是王妃那也是廢物王妃吧?哈哈,小美人,你要知道,你嫁的人可是‘天翎國之恥’,嫁給他,你還不如好好讓大爺們爽爽呢,伺候得好了,大爺保證讓你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

那刀疤男說著伸手輕佻的抬起了蘭諾的下巴,“喲,沒想到你雖然是個廢物,長得卻是不錯?!?/p>

蘭諾盡力避開,嬌小的臉上不斷淌下淚來,“你們……你們敢碰我,我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他可是當朝大將軍,還有王爺……王爺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哈哈,沒想到鼎鼎大名的廢物三小姐這么天真呢!”那刀疤男笑得更為放肆,“你不會以為你的廢物名頭只是叫著玩玩吧?又或者你認為那個恥辱王爺的廢物名頭只是叫著玩玩兒?”

蘭諾咬著牙,“你們在光天化日強搶民女,總有人會給我做主的!”

聞言,幾個人都笑了,刀疤男也懶得再和蘭諾解釋什么,猛地扯下了她的腰帶,道:“還真是夠蠢,難怪會落得這般田地!”

其他幾人也欺了過去,圍著蘭諾,嘴里說著一些不干不凈的話,還不時發出淫邪的笑聲,開始動手動腳。

蘭諾羞恥地咬著牙,趁那刀疤男不注意,猛地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鮮紅的血滴滴的滲了出來,刀疤男吃痛,順手一巴掌扇在蘭諾臉上,“你這個臭婊子,不想要命了,敢咬老子!”

蘭諾的臉瞬間腫得老高,但也因為這一巴掌,嬌小的身子被扇飛了出去,眼看那幾名漢子又欺了過來,蘭諾顧不得疼痛,迅速爬起來向不遠處的小河跑去。

女兒家,名節最為重要,寧可死不可失貞潔,看著眼前漆黑的河水,再看了看身后滿臉猙獰逐步逼近的幾名大漢,蘭諾銀牙緊咬,眼睛一閉猛地跳了下去。

河水猛地涌來,灌進嘴巴里,鼻子里,耳朵里,岸上似乎有人在呼喊著什么,但是蘭諾已經聽不到了,劇痛一陣陣刺激著心脈,身子越來越重,就要死了嗎?

所以,我被人嘲笑看不起了一輩子,就要這么死了嗎?

一張張面孔不斷地在蘭諾腦海中沉浮起來,后母、姊妹、下人、刀疤男……一個個對她冷眼相待,甚至父親,也都對她不屑一顧!

恨!她好恨!她不甘心!如果有來世,她就算粉身碎骨,也定要拉著所有對不起她的人一起下地獄!

意識漸漸模糊,終于歸于虛無……

我這是……死了嗎?

蘭諾頭重腳輕,那一聲爆炸的轟鳴至今在耳畔縈繞,該死的,她終究還是失敗了嗎?

她記得,一枚炸彈就在距離她不足三公分的地方爆炸了,那可是GBU-43巨型空炸彈,論威力在炸彈榜上不排第一也排前三,她現在,該是尸骨無存了吧?

可是為什么她會感覺這么難受?喉嚨堵得厲害,鼻腔也刺痛得難受,心口更像是被壓上了千斤巨石,她不是死了嗎?死人也會感覺到難受嗎?

“就是你們擄走了本王未過門的王妃?還害死了她?”

是誰在說話?蘭諾用力的掙扎著,想要睜眼看看,卻發現無論她怎么使勁,一切都是徒勞的。

“你就是那個廢物王爺?天翎國之恥?”

這又是誰在說話?為什么她會感覺這個聲音有點熟悉并且那么讓她憤怒呢?

“嗯!”

猛地,一陣刺痛在腦中炸裂開來,蘭諾痛苦的悶哼了一聲,緊接著,大量的信息涌了進來,蘭諾腦袋“轟”的一聲炸響,腦中慢慢變得一團空白,不知過了多久,蘭諾終于清醒了過來。

就在此時,蘭諾敏銳的感覺到一道勁風向著她的方向而來,帶著強烈的殺氣,顧不得其他,蘭諾本能的翻身一滾,躲了開去,眸子瞬間睜開,透出鋒銳的光芒,警惕地掃視了一圈,只是這一掃視,蘭諾不禁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景象是什么?

演戲?可是這血腥味未免太真實了吧!火拼?那這些人為了掩飾身份竟然穿上古裝也真是夠拼的!

蘭諾眸子再掃,看向了她原本躺著的地方,半截劍刃插在地上,留在土地外面的部分折射出人的寒光,看起來,她似乎是遭了池魚之殃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