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500億

全球500強企業,遠洋集團濱海遠洋投資公司總經理辦公室外,所有文員、秘書都屏住了呼吸,焦急緊張地等待著,誰都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終于,辦公室的門打開了!

陳累整了整身上的西裝,面帶著自信的微笑,在眾人仰慕的目光中從容瀟灑地走了出來。

“陳累!你TM磨蹭什么呢?趕緊下來,還有下一家呢??!”

陳累尷尬一笑,趕忙從西裝口袋里掏出對講機,壓低聲音說:“別喊了,打擾到別人上班了都!馬上就下去了,這不是穿著西裝呢嘛,不太方便……”

“你抓個耗子穿個毛的西裝???!還真把自己當花澤類了?趕緊滾下來!”

“好好好,馬上馬上?!?/p>

陳累抱歉地抬了抬手,在眾人的竊笑下便灰溜溜地跑出了辦公大廳。

寫字樓的臺階下停著一輛面包車,車身噴著快脫色的廣告漆——滅鼠滅蟑螂,記得找老王。

陳累把老鼠籠子往后車廂隨手一丟,小心翼翼地坐到副駕駛,生怕弄皺了身上這套西裝。

“你是不是有病???裝白領呢?”駕駛位上一臉油膩的胖子老王嫌棄地撇著嘴說。

“今天我女朋友過生日,不得穿正式一點嘛!”

“那你倒是把價格簽摘了啊?!崩賢躋槐咚狄槐呱焓忠フ?。

“別別別!”陳累連忙抬手一擋,緊張地說:“這可不能摘!摘了就退不掉了!”

“你這還要退的???”

“廢話!三千啊,你給我錢買?”

“靠,就你這窮B樣,還能有女朋友,真是沒天理了!不是老天爺瞎了,就你女朋友瞎了!”老王無比嫉妒地說。

……

早早結束了一天的捕鼠任務,陳累拿著鮮花和蛋糕偷偷來到攝影棚,想給王瀟珊一個驚喜。

影棚里滿是俊男靚女,但很明顯,今天的明星就是正在拍照的王瀟珊。和著動感的音樂,王瀟珊在閃光燈下不斷變換的造型,展示著自己無與倫比的魅力。

“好,完成,珊姐辛苦了?!鄙閿笆Ψ畔鋁訟嗷?,抬手示意說。

“謝謝大家?!蓖蹁焐何⑿ψ諾懶松?,便朝著休息區走了過去。

陳累急忙往前迎,可剛走了兩步,卻被早已等在休息區的另一個男人搶了先。

“你今天真是太美了?!蹦悄腥艘槐嚦湓摶槐囈蠛諾囊慌趺倒寤ㄋ偷攪送蹁焐旱拿媲?,“我在香榭麗舍定了位置,晚上能賞光嗎?”

“當然了?!蓖蹁焐航庸訟駛?,投去了無比燦爛的微笑。

你還真答應了???

陳累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心里又驚又氣!

他急忙加快了腳步來到了王瀟珊和那男人中間,“生日快樂,我親愛的女朋友!”陳累也一邊說一邊將玫瑰花遞了過去,并在“親愛的”幾個字上加了重音,用以強調自己的身份。

王瀟珊愣了下,剛剛那燦爛的微笑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怒意。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最近很忙嗎?干嘛還要過來?”

“想給你個驚喜??!難道,我打擾你們約會了?”陳累斜著眼看了看旁邊那男的。

“你別那么陰陽怪氣的!我和宋先生是要談工作方面的事情!”

“談工作非要大晚上跑去什么香榭麗舍?還需要送花?”

“陳累!你這樣有意思嗎?”

“我怎么了?”

王瀟珊冷笑著搖了搖頭,用力推開了陳累,抱歉地說:“宋先生,對不起,我……”

“沒關系,既然你男朋友要給你過生日,那我就不打擾了,關于新電影角色的事情,就等回頭有空了我們再聊?!彼低?,這男的轉身便要走。

王瀟珊急忙追過去說:“沒事的,生日不要緊,還是工作的事情優先,等我先去換下衣服,馬上就來?!?/p>

“王小姐果然敬業,既然這樣,我就先去車里等你了?!彼底?,他便不屑地朝陳累望了一眼,露出勝利者的微笑,瀟灑地轉頭離開了。

切!有錢了不起?!

陳累白了對方一眼,但看看自己手里那朵孤零零的玫瑰花,再瞧王瀟珊手里的那超大的一捧……

呵呵……

他也只能無奈地苦笑。

“你笑什么?!”王瀟珊回頭看著陳累,語氣冰冷地問。

“沒什么,好像影響你工作了?!背呂燮滄拋燜?。

“陳累……”王瀟珊頓了頓,嘆了口氣,淡淡地說:“我們分手吧!”

“???還真是說分就分???就因為剛才那個姓宋的?”

“他只是我馬上參演那部電影的投資人,我和你分手,跟他沒有半點關系,完全是因為你太不上勁了!”

“我怎么就不上進了?我也在努力工作??!”

“呵呵……”王瀟珊不屑地笑了一聲,“給人抓老鼠也叫工作?也叫上進?”

“等我存夠錢了,將來開個捕鼠公司,不也一樣是老板嘛!行行出狀元,怎么著,還非得是開小車、喝咖啡、裝闊少才叫上進???”

“我說過了,這事跟陳……算了,跟你說不明白,我也沒空等你的將來。吶,這是你情人節送我的戒指,別說我占你便宜?!蓖蹁焐喊呀渲溉×訟呂?,用力往陳累手里一塞。

陳累沒接,不屑地仰著頭說:“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值錢東西,你不要就扔了吧?!?/p>

王瀟珊呵呵一笑,手一甩,真把那戒指給扔了。

“我靠你真扔啊,八千塊??!”陳累激動地瞪大了眼睛。

“八千?呵呵,下次送禮物的時候別只想到換價格簽,那上面是有說明的!還有,你衣服臟了,退不掉了!”王瀟珊指了指陳累的袖子,再次搖頭嘆了口氣,轉頭便走。

陳累一愣,急忙抬起胳膊看了看,果然,在袖筒上不知什么時候蹭上了一大塊油污。

這可是真真的三千塊??!

陳累趕忙拍打了幾下,卻根本拍不掉!再一抬頭,王瀟珊已經走進了更衣室。

雖然分手多少來得有些猝不及防,但陳累根本沒空傷心難過,因為比起失戀,金錢方面的損失才是更讓他難以承受的。

他趕緊跑出了影棚,找了家洗衣店把袖口的污跡處理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跑回了住的地方,把西裝板板整整地放回了衣袋,拿去了西裝店,試圖以“不合身”為借口蒙混過關,把衣服給退掉。

等了一會,店員拿著西裝過來了,很客氣地對陳累說:“先生對不起,西裝我們不能退,因為袖子上有污跡?!?/p>

“什么污跡???哪呢?”陳累裝傻道。

“這里?!鋇暝敝缸判淇謁?。

“怎么回事?不可能啊,我拿回來就是完好的,怎么到你們那就臟了?是你們故意弄的不想給我退吧?!”陳累大著嗓門說。

“先生,如果您覺得是我們動了手腳,那我們可以調出監控看一看,或者干脆我們報警,讓警察來處理,您覺得……”

“算了算了,你們這幫奸商!”陳累一把搶過衣服,灰溜溜地出了店門。

站在馬路邊,陳累生無可戀地抬頭望著天。

失戀就不說了,這西裝還是花唄買的,下個月是要還錢的,還有房租水電……

“還TM開店當老板呢,這都要吃土了!”

陳累嘟囔著,但突然又眼前一亮,他想起了那戒指。

雖然確實不值八千,但賣個幾百應該沒什么問題,于是他趕忙跑回了攝影棚。

推門進去,影棚里靜悄悄一片,之前還來來往往到處是人,現在卻連個影子都瞧不見。

“打擾了?!背呂奐僮拔柿艘簧?,見沒人回應,便輕手輕腳走進來,到了休息區模仿了一下王瀟珊扔戒指的動作,然后循著方向尋找起來。

找了一圈,陳累終于在屏風下面發現了那枚戒指。他急忙欣喜地跑過去把戒指撿起來,再一抬頭,正好和屏風后面的一男一女望了對眼。

那兩個人衣服都脫了,正抱在一塊!

“啊啊啊啊?。。?!”

女的頓時尖叫起來。

陳累嚇得一激靈,說了聲“對不起”,撒腿就往外面跑。

一口氣跑出半條街,看后面好像沒有人追,陳累這才停下來。

剛準備靠墻休息一下緩口氣,他的手機卻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誰???”陳累接起了電話,喘著粗氣問。

“您好,我這是進民派出所……”

“不是!警察叔叔,您得聽我解釋,我可不是去故意偷看的啊,我是找東西,無意中瞧見的,你別聽他們亂講!”陳累急忙解釋。

“你在說什么亂七八糟的呢?你是陳累嗎?”

“額……對,我是陳累?!?/p>

“那就請你來一趟進民派出所吧,是關于遺產繼承權的事,有律師要見你?!?/p>

遺產?律師?

靠,這是要時來運轉嗎?

陳累不禁愣愣地傻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