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美總裁老婆

“老爺,找到了!”

烏漆墨黑的夜晚,突然有一聲高漲洪亮的聲音打破寧靜,周圍拿著電筒翻找的漢子們,紛紛往這邊靠過來。

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雪白的胡子掛在下巴,當他看到躺在海邊礁石縫里面的年輕人之后,整個人非常的激動,興奮的喊道,“對,就是他?!?/p>

……

東方的太陽,高高照亮了整個人間。

感覺到了全身無處不在的酸痛,肖燁思緒回轉。

自己昨天被海上雇傭兵第三軍團圍攻,若不是最后一刻把艦艇開進了華國海境之內,鬼知道最后躺在這里的是不是一具尸體?

第三軍團!骷髏軍團!等我肖燁身體恢復了,我定然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不是喜歡海洋嗎?那么就讓海洋成為你們沉睡的地方,任由魚游蠶食。

任誰也不知道,海上第三軍團骷髏軍團突然對第三軍團暗夜軍團發動圍攻。

同時也沒有人知道,暗夜元帥已經把第三軍團的基地給記錄了下來!

等著吧!

肖燁伸了伸懶腰。

“嚶嚀~”

一個慵懶而悅耳的嚶嚀聲從被窩里面傳來,它打破了肖燁的思緒,嚇得肖燁急忙打開被褥。

一股香艷氣息流傳出來。

隨后入眼的是一個衣不遮體的雪白酮體。

她慵懶的躺在肖燁的胸膛之上,長長的睫毛,抖動了幾許之后,轉換了一個睡姿,然后白皙的手臂,以一個柔美的弧度,勾在他的腰間。

下腹傳來微妙的感覺,原來是一股敞開之后的微涼!

他,竟然也是全身毫無衣物!

這是怎么回事?

少女捏了幾把之后,可能是發現了什么不對勁的事情,悄咪咪的睜開眼睛。

皓月般的眸子睜開的剎那,肖燁就被吸引了過去。

他還來不及欣賞,頓時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劃破清晨的寧靜!

“??!”

楊蘇蘇慌亂之中抓起被子把自己包裹起來,羞怒的目光之中帶著殺人的意思,直愣愣的盯著肖燁!

她在盡力的思考著昨夜發生的事情。

迷迷糊糊之中自己喝醉了,然后迷迷糊糊就到了一個房間里面,之后的事情她就不記得。

“你是誰?!”楊蘇蘇一臉怒色質問道,同時有感覺到了自己下體被挪動之后帶來的疼痛感,她迫切的想要打開被子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可眼前有一個陌生的男子,她不好打開。

他衣不遮羞!

而自己也同樣是身無衣物,并且下體有一股撕裂的感覺,她可以完全肯定,兩個人在這個夜晚定然發生了什么事情。

她可是楊蘇蘇??!

萬千人追的楊蘇蘇!

可如今失身了!

還是一個素未蒙面的人。

她有些接受不了,往日冰冷的高傲,被這一刻沖擊的厲害。

只是昨天不是家族聚會嗎?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而且這還是自己的房間。

尖銳的尖叫聲吸引來了門外的保姆,同時還有正在用餐的人。

他們一齊沖了進來,帶頭的掛著白色胡子的老者更是一把當先。

而這個老者,不就是昨天晚上那個撈人的白胡子老頭嗎?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你們都給我出去!”老頭看了一眼房間里面的畫面,那些個來不及往里面沖的人就聽見老者的爆喝聲。

擠破了腦袋想往里面探的人,被迫退回去,他們一臉失望,只能聽見幾聲好奇聲傳來。

“蘇蘇這是怎么了???”

“好像里面有一個男人?!?/p>

“對,我也看見了一點兒,赤身裸體的?!?/p>

“我去,這可是一個大新聞啊,楊蘇蘇這個平日里男色不近的高冷女人,竟然金屋藏嬌,可真會玩?!?/p>

房門的沖開,給里面帶來的奇大的沖擊力,饒是在血雨中興風作浪的肖燁也是感覺到了自己被洞穿的那一股異樣的感覺。

不自覺的伸出手去扯被子遮羞。

“那個,我不知道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斃れ寢限蔚拿嗣?,然后瞥了一眼楊蘇蘇,發現自己這張被自己擦破過皮的老臉,竟然有一股滾燙的感覺。

“我管你知不知道。如今你跟我孫女鬧出這么大的動靜來,要是不結婚。我楊家的名聲就全部給你敗壞了?!崩賢煩磷帕?。

肖燁瞪大眼睛,感覺自己好像是聽錯。

楊蘇蘇也是同樣驚愕的看著自己的爺爺,結婚?自己跟他結婚?爺爺,你是不是搞錯了?

在楊蘇蘇沒有來得及出口的時候,肖燁忍不住問道,“大爺,您是不是說錯了?”

楊蘇蘇聽著這么一句話,以及看著肖燁,頓時怒上加怒,他什么意思?看不上自己嗎?

白胡子老頭板著臉呵斥,“小子,你是不是想吃干凈抹嘴就跑?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跟我孫女把結婚證領了,我看你怎么出的去我楊家!你把我孫女的清白玷污了,就想跑!沒門!”

“不是,爺爺!”楊蘇蘇被刺激的不行,激動到忘了自己什么情況,于是扯開被子,就要大刀闊斧的理論一番,但是手臂一松開,被子就落在床上,圣潔的身軀光亮的在清晨的陽光下。

一片白雪奔襲在眼里,肖燁即使定力再好,這副美如畫的酮體也是忍不住瞥了一眼。

“你!”楊蘇蘇又急忙拉了一下被子,同時不忘瞪了一眼肖燁。

那滿臉的春光,滿目的貪欲,楊蘇蘇看的覺得惡心,又是一個登徒浪子。

自己寧死也不會跟他結婚!

“就這么決定了?!崩賢匪檔?,語氣很重,不容置疑。

楊蘇蘇不敢相信自己的爺爺,他就這么急著把自己賣出去嗎?

肖燁有些不服氣啊,你們過問過我的意思,雖然我自責,但是你得也要過問我一下啊。

“不是,老頭,你就不問問我愿不愿意?”

“怎么,你不愿意?”修身養性這么多年的老頭,久居高位練出來的氣勢,在這么一刻,全部釋放出來。

肖燁訕訕一笑,“我愿意負責啊?!?/p>

你問了一下我的意思,代表著尊重了我嘛,我又不是小魚小蝦。豈能不受重視?

“那你問個屁???”老頭轉身偷笑,輕輕松了一口氣。

終于騙到手了!真是費了好大的勁!

肖燁也是無奈的,要不是真的跟這個女人發生關系,讓她虧了清白名聲,自己可能就要把黑卡里面的幾百萬甩給她,當作一夜情了。